HEAD HOLE

末日書單

(陸續更新)

經歷這些事後
你會有所成長
沒有甚麼事情
再讓你害怕
你會明白世界末日
只是哄大人睡覺的童話
你將明瞭做壞事
並不會下地獄
因為你早就在裏面了

——徐珮芬 /〈我會陪你一起活下去〉

瘟疫蔓延、城市癱瘓、資源枯竭、糧食危機......關於末日和地獄,你說得對,我們早就在裏面了。

我們曾經嚮往的童話,突然露出獠牙;財富、智慧、體魄、人性,全是他的詰問。我們應該怎麼回應?


如果你所知道的文明已經不存在了,你要如何在新世界活下去?

如果你被選中成為最後一個知識人,你要如何開始重建我們的世界?

​而無論你曾經對人類有多失望,此刻請你保重。

 

因為,你會帶著我們的故事,活下去。

最後一個知識人

你是否曾經想過:

 

  • 種子、農具及肥料哪裡來?冬天缺糧怎麼辦?

  • 飲用水如何過濾、消毒?沒有冰箱,食物如何在土盆中保鮮?

  • 為了重建家園,該怎麼從頭製造磚塊、水泥和鋼筋混凝土?

  • 如何利用汽車引擎和廢棄零件,組成暖爐、臨時水上發電機等維生設備?

  • 病毒肆虐,沒有顯微鏡和藥物,怎麼對抗微生物大軍?

  • 如果你被選中成為最後一個知識人,你要如何開始重建我們的世界?

末日之戰:

政府不想讓你知道的事

就像所有的天災、人禍一樣:一開始,政府不希望人民太瞭解細節,任憑謠言滿天飛。

 

已經死掉的人還可以爬起來,就算開槍射擊心臟也打不死。活屍只會不斷前進,不停的咬人,一旦被活屍咬到只有兩個下場:被活屍吃掉,或者變成活屍開始去咬人......

我要活下去:

韓國MERS風暴裡的人們

比起發燒和嘔吐,彷彿在地球上被獨自拋棄的孤獨,更加可怕。

「感染MERS、住院隔離是我的錯嗎?」
「所有人都說我髒,我到底該怎麼證明自己是乾淨的?」
「明明是受害者,為何反被說成是加害者、超級傳播者?」
「到底該怎麼做才能出院?這個國家的標準何在?」

花冠病毒

上集鋪陳了花冠病毒猛烈襲擊擁有上千萬人口的燕市,抗疫工作卻一籌莫展,死屍多到來不及火化,必須堆放到由酒窖改裝而成的屍庫......

下集,抗疫總指揮袁再春離奇死亡,民眾對抗疫前景失去信心,治安惡化,許多家庭破裂,燕市瀕臨崩潰。羅緯芝在電視上現身說法,讓民眾重拾信心,認為花冠病毒是可被治癒的。然而她因此遭到惡意綁架,被抽取大量血液後釋放。而綁架她的人正是屍窖裡的神祕客......

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

在被高牆環繞而與世隔絕的城鎮中,過著從住在那裡的獨角獸們的頭骨讀出夢境的日子,這便是「我」的故事?__世界末日


被老科學家在意識核心裡植入了某個思考迴圈,而「我」繞著那個迴圈所隱藏的秘密展開行動。__冷酷異境

食人輓歌

這是一個動物被奇特病毒侵襲的世界,一旦吃了被感染的肉,人類也會死亡,無藥可醫。人類安全可靠的動物蛋白質來源只剩下自己的同類。昔日的養殖場、肉品加工廠、鞣革廠、肉鋪中所培育、加工、販賣的,如今都是食用人。

各國政府對人民洗腦,說現在只是過渡期,人們用「你的肉吃起來味道如何?」來評價彼此;宗教團體號稱自願成為食用人可洗滌自身的罪惡;黑市賣的肉則有名有姓,但貧窮的食腐客並不在意自己吃的是被謀殺身亡的屍體。

瀏覽更多

HEAD HOLE 末日書單

(書單陸續更新)

  • Head Hole Facebook
  • Head Hole Instagram
  • Whatsapp Head Hole
  • Spotify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