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們包圍野生動物,把牠們逼到牆角、消滅牠們、並吃掉牠們時,
我們也染上了牠們的疾病!
人類踏進了病原的地盤,創造了絕佳的條件讓自己成為新的宿主,
也替神祕病原製造了全新的生態機會,為自己招來下一場大禍!


我們無法避開這些可怕疾病而置身事外,因為我們就活在自然界裡,
人類常常忘了,自己也是動物之一,而且和其他動物密不可分!
2003年肆虐中港台的SARS疫情,會不會再次死灰復燃?
伊波拉病毒什麼時候會在非洲以外地區爆發大流行?
從HIV、亨德拉病毒、伊波拉、禽流感到SARS……,
新興疾病從其他動物跨物種跳躍到人類宿主的機會越來越頻繁,
演化會不會終將造就出無法遏止的超級病原?

下一場凶殘的人類大規模流行病,殺害數百萬人的重大疫情,肯定是一種新疾病引發的──至少是人類新遇上的種類。致病原禍首肯定是我們陌生的,不熟悉的,卻也不會是從外太空來的。這種殺手病原體──最可能是種病毒──很有可能是從非人類動物外溢傳進人群。

逵曼的《下一場人類大瘟疫》是一部科學報導鉅著,循線周遊世界,探究這項主題。五年來,逵曼和科學家形影不離,實地深入田野──孟加拉一處樹梢、剛果一片森林、中國一家竹鼠養殖場、紐約州杜且斯郡一處郊區林地──還進入了他們的高等級生物安全實驗室。他訪問了倖存者,採集了身亡者的故事。他從最新研究發現了意外事項,得知了公共衛生官員心中的憂懼,提出了研究人員眼中必須高度關注的狀況。《下一場人類大瘟疫》講述科學、歷史、祕辛和人類創痛,化為讀之不忍釋手的劇情。

「下一場大禍」會在哪處偏遠地帶,從哪種無辜的動物現身?那會是中國南方某種齧齒類動物?西部非洲某種猴子?馬來西亞恰好停棲在某家養豬場上方的某種蝙蝠?在這個快速旅行且稠密人類族群之間頻繁交流的時代,新興疾病有可能不到幾個小時就傳遍全球。不過它會從哪裡開始,如何起步?最近起次爆發可以提供一些指引,於是逵曼投入尋根探源,追查伊波拉、馬堡病毒症、SARS、禽流感、萊姆病以及其他古怪陰森的外溢案例,像是非洲土著煮食一隻死掉的黑猩猩,導致全村遭伊波拉肆虐;一名染上SARS的超級傳播者入住香港一家酒店,導致疫情迅速擴展到加拿大、新加坡跟越南;以及世紀黑死病──愛滋病又如何從喀麥隆的一隻黑猩猩起步等等。

《下一場人類大瘟疫》提出一些急迫的問題:這些事件是偶發不幸或連帶有關?它們只是不巧發生在我們身上,或者是我們因故引發的?可以採行哪些措施?不過《下一場人類大瘟疫》不只是實地報導的嘹喨號角,它還優雅道出一段求知的故事,鋪陳穿梭時光,跨越地貌,也帶我們全新認識大自然令人敬畏的奧妙運作。

目錄

緒論

第一章 亨德拉和死神的灰馬

第二章 伊波拉和十三隻大猩猩

第三章 瘧疾是怎麼來的?凡事總有個源頭

第四章 SARS疑雲和竹鼠養殖場的盛宴

第五章 Q熱、鸚鵡熱和萊姆病

第六章 病毒上場

第七章 飛天宿主

第八章 黑猩猩和河川

第九章 這就要看情況囉

 

內容(節錄)

 

33 從廣東到香港

香港並不是SARS的根源地,那裡只是疾病向國際傳布的門戶……不過和根源地非常接近。整起現象在幾個月之前悄悄醞釀,發生在中國大陸最南方的省分──廣東。廣東省有繁榮的貿易,還有獨特的飲食烹飪之道,香港依附廣東,就像藤壺附著於鯨魚腹部一般。

香港一度是英國的殖民地,一九九七年回歸中華人民共和國──不過回歸基礎業經特殊安排,香港可以保留自有司法體系、資本主義經濟和若干程度的政治自主權。香港特別行政區涵括九龍和位於大陸的其他轄區,加上香港島以及其他幾座島嶼,香港特區和廣東接壤,雙方旅客、貿易川流不息。每天經陸路越過邊界的人數超過二十五萬。儘管兩邊商務關係通暢,往來又有地利之便,香港政府官員和廣東省省會廣州市,卻沒有太多直接接觸。廣州市人口有九百萬,距離邊境兩個小時車程,政治交流則需經由北京中央政府審核。那種限制很不幸也適用於兩地的科學和醫療機構,好比香港大學(Hong Kong University)和所屬頂尖醫學院,以及廣州呼吸疾病研究所(Guangzhou Institute of Respiratory Diseases)。雙邊基礎交流原本就不充分,更別提合作研究和分享臨床樣本,於是問題因此而生,還耽誤了對SARS的應變措施。問題最終解決了,然而耽擱卻已經釀禍。這種傳染病最早從廣東跨界進入香港時,幾乎沒有資訊隨之越過邊境。

廣東位於珠江流域,沿岸地區涵括香港、澳門、廣州和一處新興邊境大都會,稱為深圳,此外還有佛山市、中山市以及周邊其他都市,整片區域合稱為珠江三角洲。二○○二年十一月十六日,佛山一位四十六歲男子因發燒和呼吸窘迫病逝。他是這種新型疾患的第一起病例,或者說是流行病學追查確認的首例。他沒有留下血液或黏液樣本,無法做實驗室後續篩檢,不過由於他觸發了其他一連串病例(他的太太、一位來醫院探病的舅媽,以及舅舅和他們的女兒 ),強烈暗示他染上的是SARS。他的姓名同樣沒有透露,只描述他是一位「地方政府官員」。事後回顧,有關他個人概述方面,唯一引人側目的層面就是,他曾協助準備餐飲,接觸的食材包括雞、家貓和蛇。蛇肉出現在菜單上,在廣東並不稀奇。那裡是講究珍饈美食的省分,百無禁忌的肉食之地,納入美味肉品之林的動物清單,很容易被誤認為寵物店或動物園的圈養動物名單。

 

三週過後,到了十二月初,深圳一家餐聽的廚師病倒,表現相仿症候群。這位患者在快炒店工作,僅管他的工作並不包括屠宰野生動物和清理內臟,不過他仍有可能經手把肉切成肉塊或肉丁。他在深圳就覺得不舒服,通勤回到位於附近河源市的住家。隨後他就前往河源市人民醫院(Heyuan City People's Hospital)求診,在那裡感染了至少六名醫療照護人員,隨後才被轉診送往西南方約一百三十英里之外的廣州市,住進一家醫院。伴隨他搭救護車前往廣州的一位年輕醫師也受了感染。

不久之後,在十二月底和一月期間,這種疾病也開始在中山市出現,中山位於廣州以南六十英里處,從香港往西跨越珠江河口就到了。往後幾週期間,那裡確認出現二十八起病例。症候群包括頭痛、高燒、發冷、身體疼痛、持續嚴重咳嗽,並咳出血痰,還有肺部進行性破壞,最後肺部往往就會硬化、積液,造成氧氣缺乏,有時還會導致器官衰竭並因此死亡。中山市患者當中有十三位是健康照護人員,另有一位也是廚師,他的菜單包括蛇、狐、靈貓(體型稍小的哺乳動物,獴的遠親)和鼠類。

廣東省衛生廳官員注意到中山市的群發病例,派了幾組「專家」前往協助治療並推廣預防,然而在那時並沒有人真正稱得上專家,還沒有人專精這種神祕的未知疾病。其中一支團隊針對這種新型疾病準備了一份建議文件,裡面把它稱為「非典型肺炎」,簡稱「非典」。這個通俗卻又含糊的稱法,在三個星期之後為世界衛生組織採納,並在他們的全球預警當中用上這個詞彙。非典型肺炎可以指稱非歸因於肺炎鏈球菌(Streptococcus pneumoniae)等常見致病原的任何類型肺部感染。選用這個常見的稱法,可以淡化中山市事件,卻無法凸顯出那種獨特性和潛在嚴重程度。這種「肺炎」不只是非典型,它還是種反常、凶猛又很恐怖的疾病。

那份建議文件發送到全省衛生主管部門和醫院(對外卻都祕而不發),還列出了判別症候群和防止進一步蔓延的建議控制措施。但這些建議太過瑣碎,也來得太遲了。到了月底,一位最近才去過中山市的海鮮批發商進入廣州一家醫院,觸發了後來席捲全球的一波感染。

 

那位海鮮商人名叫周作芬。這個人很特別,他是SARS流行時的第一個「超級傳播者」。超級傳播者是由於某種原因,會將本身病症直接感染給更多人的患者,波及的人數遠超過一般受感染病人所能傳播的。前面提到R0 是麥克唐納引進疾病數學的重要變數,代表爆發開始時每個原發性傳染病例釀成續發性傳染的平均數量,而超級傳播者是遠遠超於那個平均數的人。因此當患者群中出現一個超級傳播者,他是實際上的關鍵因子,卻可能被普通數學忽略。「R0 患者數估計值有可能使得感染力的可觀個別差異變得不明顯,」根據J.O.羅伊德-史密斯(J. O. Lloyd-Smith)和幾位同事在《自然》期刊的論文敘述,這點從「嚴重急性呼吸症候群(SARS)經由多起『超級傳播事件』在全球浮現那段期間就看得特別清楚,在這些事件中,好幾位病患大量對外感染,釀成多得反常的續發性病例。」傷寒瑪莉就是個傳奇性的超級傳播者。羅伊德-史密斯和協同作者強調,這個概念的要點在於,倘若存有超級傳播者,而且在疾病爆發期間還能辨識確認出來,那麼控制措施應該著眼於隔離這些人,而不是把力量分散到整個更廣泛的人口群。反過來講,倘若你隔離了四十九個有感染力的患者,卻漏過一個人,而那個人恰好是個超級傳播者,那麼控制措施就失敗了,而你也要面對一場流行疫病。不過這個建議在二○○五年才提出來,已經是後見之明,來不及在二○○三年年初應用在魚販周作芬身上。

似乎沒有人知道周先生是從哪裡受到感染,不過猜想那不是從海產來的。魚類和海洋甲殼類從來沒有列入SARS致病原的可能儲存宿主。周作芬在一處大型魚市場開了一家店,他的活動圈子很可能也和其他牲口市場有些交集,包括家禽、野禽與哺乳動物等供應商。不論源出何處,總之感染站穩了腳跟,侵入他的肺部,引發咳嗽和發燒,逼得他在二○○三年一月三十日前往廣州醫院求助。他只在那家醫院待了兩天,期間感染了至少三十名醫療照護人員。他的狀況惡化,轉診到第二家醫院,那裡是專門處理非典型肺炎的機構。周作芬在轉診過程中掙扎喘息、嘔吐,還把痰液噴得救護車上到處都是,結果又感染了兩位醫師、兩名護理師和一位救護車駕駛。到了第二家醫院,醫師為他插管,以免他窒息死亡。所謂插管就是把一根軟管插進口中,通過聲門,再經由氣管向下導入肺臟,目的在幫他順利呼吸。從這起事例就可以看出另一條重要線索,能夠解釋為什麼SARS得以在世界各地有效地傳遍整家醫院。

 

插管是種簡單的程序,起碼就理論而言是如此,不過要在患者作嘔反射、唾沫噴濺和咳痰動作當中執行插管,卻有可能相當困難。為周作芬插管時尤其艱難,他的身材魁梧、注射了鎮靜劑,還發著高燒,儘管他染上的疾病還沒有辨識確認,負責照料的醫師和護理師卻似乎已經意識到,他們接觸到的事物是多麼危險。當時他們知道,這種非典型肺炎,不論這是什麼,比起普通肺炎更具有傳染性,也更致命。根據外國駐香港資深特派員區競衡(Thomas Abraham)的一份文稿所述,每當他們動手插入軟管,都會「噴出一陣」帶血黏液。區競衡繼續寫道:

黏液潑濺到地板,噴到器材和醫護人員的臉上和防護袍上。他們知道黏液具有 高度感染性,在正常情況下,他們會盡快把自己清洗乾淨。然而這時有一位病危患者又踢又吐,一條管子插進他氣管一半,黏液和血液不斷噴出,他們完全沒有人能離開。

那家醫院有二十三名醫師和護理師受了周作芬感染,加上十八位病人和家屬。他自己有十九個家人生病。後來周作芬被廣州醫療界稱為「毒王」。他熬過這場病,然而被他感染的許多人都死了,有的是直接從他身上染病,也有些是經由一長串相繼接觸,最後才間接受了感染。

這批繼發性病例當中,有一位是六十四歲的醫師劉劍倫。劉劍倫是一家教學醫院的腎臟內科教授,他任職的醫院,就是最早為周作芬治療的那家。劉教授在二月十五日開始出現類似流感的症狀,距離他接觸周作芬已有兩週,隨後病情似有好轉──好得讓他感覺有辦法按照原定計畫,前往香港參加姪兒的婚禮。他和太太在二月二十一日從廣州搭了三個小時巴士跨界來港,晚上和家人團聚之後就下榻京華國際酒店(Metropole Hotel,二○○六年改稱九龍維景酒店),那是一家很受商務人士和觀光客喜愛的中等級旅社,位於香港九龍區。兩人住進九一一號房,位於長廊中央位置並面對電梯,這種情況後來成為流行病學調查的核心關鍵。(未完待續)

 

 

得獎記錄

本書由自然科普得獎作家、暢銷書《多多鳥之歌》作者耗時5年完成,榮獲:
美國科學作家協會(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cience Writers)「社會科學新聞獎」(Science in Society Journalism Awards)
英國生物學會書籍獎(Society of Biology Book Award)

 

作者簡介

大衛.逵曼 David Quammen


大衛.逵曼(David Quammen)著有四本小說類書以及七本備受讚譽的非小說類書籍,包括《完美先生達爾文:[物種源始〕的漫長等待》(The Reluctant Mr. Darwin)以及獲頒約翰布羅獎章(John Burroughs Medal)自然史著作獎項的《多多鳥之歌》(The Song of the Dodo)。他曾獲美國藝術暨文學學院(American Academy of Arts and Letters)頒授學院文學獎(Academy Award in Literature),還三度獲得美國國家雜誌獎(National Magazine Award)。逵曼擁有蒙大拿州立大學(Montana State University)和科羅拉多學院(Colorado College)的榮譽博士頭銜,他還在二○○七至二○○九年間,擔任蒙大拿州立大學的華勒斯.史達格納美國西部研究講座教席(Wallace Stegner Chair of Western American Studies)。逵曼是《國家地理雜誌》的特約撰稿人,現與妻子貝琪.蓋恩斯(Betsy Gaines)住在蒙大拿州博茲曼市(Bozeman, Montana)。

譯者簡介

蔡承志


國立政治大學心理學碩士,全職科普類書譯者。一九九四年起業餘投入翻譯,一九九九年轉任全職迄今,累計作品出版者近七十本。譯著《給未來總統的物理課》(漫遊者出版)榮獲第七屆吳大猷科普書翻譯金籤獎。

相關翻譯作品包括《星際效應:電影幕後的科學事實、推測與想像》《好奇號帶你上火星》、《無中生有的宇宙》、《時空旅行的夢想家:史蒂芬.霍金》、《一本就通:宇宙史》、《無限大的祕密》、《如何幫地球量體重》、《約翰.惠勒自傳》和《穿梭超時空》等。

 

相關影片連結:
https://youtu.be/gImeSAQacHQ

 

下一場人類大瘟疫:跨物種傳染病侵襲人類的致命接觸

HK$184.00價格
  • 作者 | AUTHOR

    大衛.逵曼 David Quammen

  • 出版社 | PUBLISHER

    漫遊者
  • 書號 | ISBN

    9789865671860

  • 出版日期 | PUBLICATION DATE

    2016/02/03

  • 出貨地 | PLACE OF DEPARTURE

    台灣

  • Head Hole Facebook
  • Head Hole Instagram
  • Whatsapp Head Hole
  • Spotify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