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在《動物家族》中,這些「家族中人」⋯⋯之所以產生聯繫,是因為大家面對共同的命運,那就是「家」的分崩離析。
──張婉雯


對青春、情愛、友誼、親情的追憶、哀歎和致敬,是小說最動人的情景
──張貴興


鍾逆睽違六年小說結集,從動物寫來,或直擊,或寓托,艱難的生存形相,在文字裏縈繞不去,動物與人,互為鏡像。放眼社會急劇變遷,記憶的消逝與保存,生於斯長於斯者的紛紜命運,詩人之心,出入喻象與現實,以細節刻畫世情──七個短篇以不同角度遙呼互響,描劃出一幅香港生存現況的廣濶圖景。
塵世裏到底有沒有⼀隻蛾,在你絕對想不到的地⽅⼀直看著這⼀切呢?
──飛蟻

 

 

| 內容節錄 |

 

⿈對著⼿裏拈著的蝴蝶說。

「溫暖,便會柔軟。」

蝴蝶粉⿈⾊。我不知道牠的名字。只⾒好些地⽅的顏⾊有點斑駁暗瘂,⼤概是鱗粉脫掉了,呈露出背後受創傷的顏⾊。

然後,我發現這隻⿈粉蝶的⼀邊翅尾斷了⼀截,觸角也掉了⼀根。

但⿈顯然沒有理會,彷彿接受了這殘缺。或許,在⿈眼中,根本就看不到這殘缺。他的⼩⼼翼翼,全神貫注,好像就是為了全盤保存這殘缺⽽來。

⿈替蝴蝶注了⽔,便開始按摩牠的雙翅,尤其是連接軀幹的關節部位。⿈的動作很慢,很慢,我沒⾒過他的⼿可以這麼溫柔。這讓我想起⽇本那套名叫《禮儀師之奏鳴曲》的電影,裏⾯本⽊雅弘飾演的入殮師和他師傅的雙⼿,也是這麼溫柔。

⿈把⿈粉蝶的身軀⼩⼼地放在兩塊珍珠板中間約莫半厘⽶寬的夾縫中。那凹下去的夾縫,看上去就像⼀副迷你的⼤理⽯棺材。

「我知道,」這時⿈終於開⼜了:「你也是很脆弱的。」

他⼩⼼地⽤⼩鑷⼦把歛合的蝶翅挑開。蝶翅薄薄欲破,在空中微顫。⿈把⼀邊翅膀按在珍珠板的⼀邊,⽤半透明的描圖紙覆蓋,調好位置後,便⽤幾枚⼤頭針沿翅膀的邊緣固定位置,讓這邊的翅膀能以最好的姿態張開。然後,⿈再⽤同⼀⽅法處理另⼀邊的翅膀。只是這邊的翅膀的尾部折斷了。⿈讓牠把這缺陷張開,以最美的姿態張開。

我⼀直默默地在旁注視著。這⼀切,把時間都拖慢了,甚⽽凝住了。我好像在出席⼀個無有終結的儀式。

做完了⼀個標本,⿈又取出另⼀隻僵死的蝴蝶。殘缺依然,只是在不同部位。

如是者我默默看著⿈把九隻蝴蝶的標本做完。⿈把珍珠板上的九隻蝴蝶⼀列展開,像在無⼈的廣場上以最⼤的緘默作出最後的,最莊嚴的告別。

──〈枯葉蝶〉

 

那頭死去的豬沒有發出任何聲響。或許,他不發聲便是⼀種信息。以沉默的死亡來作為⼀種信息。我棄掉他時⼀再回頭,看到他的眼睛張得很⼤,⽩的部分比⿊的多。

時⽇真的到了。來了許多個像囚枷的鐵籠。然後他們⼀隻⼀隻進入其中。他們有些很順利,拍打幾次,誘導幾次,便進了鐵籠,安靜地接受了他們的命運。有⼀些則怎也不肯進去,任豬販怎樣拼命推搡拉扯,還是釘在原處不動分毫。我看著他們的眼睛,那些眼睛裏已沒有話說。他們的叫聲也開始不再淒厲,⽽是像呻吟般斷斷續續,最後,只餘下⼀些哼哼唧唧的呼氣聲⾳。

我在旁觀。我默默諦聽。我想從中聽出⼀些甚麼。但還是徒然。鐵籠滿載成果地搬⾛了,場清了,我的童年也就這樣過去了。

然後,⽇⼦裏滿是聲⾳。⽽聲⾳只是聲⾳,沒有任何信息。

──〈野豬城〉

 

| 作者簡介 | 

 

鍾逆,為鍾國強寫小說所用之筆名。香港大學文學院畢業。著有《生長的房子》、《只道尋常》、《開在馬路上的雨傘》、《雨餘中一座明亮的房子》、《記憶有樹》、《字如初見》、《有時或忘》、《動物家族》、《浮想漫讀》等,涵蓋詩、散文、小說、文學評論等範疇。曾獲多屆香港中文文學獎雙年獎、青年文學獎、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香港藝術發展獎藝術家年獎(文學藝術)等。

 

 

動物家族

HK$100.00價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