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 HOLE Product Page Banner - 本土情味- 香港

  一隻老豬召集農莊裡的動物,鼓動牠們革命顛覆農莊主人瓊斯先生,不再讓他繼續剝削牠們的勞力所得。果真,動物們合力將瓊斯先生一家及他的員工都趕走了。但是這些動物又立即再落入另一個困境裡,因為豬領導還是用類似前農莊主人的管理方式對待牠們,最後甚至發生了令人驚恐的一幕,豬抬起了前腳,開始學人走路……

  《動物農莊》1945年在英國首次出版,不但流傳甚廣,而且影響極深。書中的有些語言還變成了人們的口頭禪。在以英語為母語的國家裡,它可以說早已家喻戶曉,同時它也被譯成二十多種文字在全世界流傳。

  嚴格的說,它不是一部小說,而是一個諷刺性的政治寓言。內容豐富、深刻,文字卻十分淺顯、明晰。因此,它被公認為二十世紀最傑出的政治寓言,並在現代英國文學史上占有一席不可或缺的重要地位。
 

| 目錄 |

 

【導讀】《動物農莊》裡那些人模人樣的畜牲 /張瑩棻
【專文推薦】在革命廢墟的瓦礫裡尋找新芽 /李明璁
【譯序】關於《動物農莊》及其作者喬治‧歐威爾 /張毅、高孝先
人物表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喬治.歐威爾大事記

 

| 內容節錄 | 

 

第一章
 
在曼納農莊裡,這天晚上,農莊的主人瓊斯先生鎖好了牲畜圈棚,但由於他喝醉了,竟忘了把活動門也關上。他提著馬燈,踉踉蹌蹌地穿過院子,燈光也隨之不停地搖來晃去。到了廚具貯藏室的後門,他把靴子一腳一隻踢了出去,又喝掉了酒桶裡的最後一杯啤酒,然後才晃悠著上床。此時,床上的瓊斯夫人早已鼾聲如雷了。
 
臥室裡的燈光剛一熄滅,整個農莊的圈棚裡就立刻騷動起來。白天,農莊裡就風傳著一件事,說是老少校,就是得過「中等白鬃毛」獎的那頭公豬,在前一天晚上做了一個奇怪的夢,想要傳達給其他動物。大家當時都同意,等瓊斯先生一走開,他們就到大穀倉內集合。老少校(儘管他在參加展覽時用的名字是「威靈頓美神,」但大家一直這樣稱呼他)在農莊裡一直德高望重,所以動物們為了聆聽他想要講的事情,都十分樂意犧牲一小時的睡眠。
 
在大穀倉的一頭有一個凸起的台子,少校已經安坐在鋪好的草墊上了,上方的房梁掛著一盞馬燈。他已經十二歲了,近來有些發胖,但他依然儀表堂堂。儘管他的獠牙從來沒有修剪過,但他依然面帶智慧和慈祥。
 
不一會,動物們開始陸續趕來,並按各自不同的方式坐穩了。最先到來的是三條狗,藍鈴、傑西和鉗子,豬群隨後走進來,並立即坐在台子前面的稻草上。母雞們臥在窗台上,鴿子們撲騰上了房梁,羊和牛躺在豬身後,開始反芻了起來。兩匹拉貨車的馬,拳擊手和幸運草,一塊趕來,他們進來時走得很慢,每當他們在落下那巨大的毛茸茸的蹄子時,總是小心翼翼,生怕草堆裡藏著什麼小動物。

幸運草是匹粗壯而慈愛的母馬,接近中年。她在生了第四匹小駒之後,體形再也沒能恢復原樣。
 
拳擊手身材高大,個頭將近兩公尺,強壯得賽過兩匹普通馬,不過,他臉上長了一道直到鼻子的白毛,多少顯得有點憨。
 
實際上,他確實不怎麼聰明,但他堅韌不拔的個性和幹活時那股十足的勁頭,讓他贏得大夥兒的尊敬。跟著馬之後到的是白山羊妙瑞,還有那頭驢,班傑明。

班傑明是農莊裡年齡最老的動物,脾氣也最糟,他沉默寡言,不開口則已,一開口就少不了說一些風涼話。譬如,他會說上帝給了他尾巴是為了驅趕蒼蠅,但他卻寧願沒有尾巴也沒有蒼蠅。

 

農莊裡的動物中,唯有他從來沒笑過,要問為什麼,他會說他沒有看見什麼值得好笑的。然而他對拳擊手卻是真誠相待,只不過沒有公開承認罷了。通常,他倆總是一起在果園那邊的小牧場上消磨星期天,肩並著肩,默默地吃草。
 
這兩匹馬剛躺下,一群失去了媽媽的小鴨子排成一溜煙進了大穀倉,嘰嘰喳喳,東張西望,想找一處不會被踩到的地方。
 
幸運草用她粗壯的前腿像牆一樣地圍住他們,小鴨子依偎在裡面,很快就入睡了。
 
茉莉來得很晚,這個愚蠢的傢伙,長著一身潔白的毛,是一匹套瓊斯先生座車的母馬。她扭扭捏捏地走進來,一顛一顛地,嘴裡還嚼著一塊方糖。她占了個靠前的位置,就開始抖動起她的白鬃毛,試圖引起大家注意到那些編紮在鬃毛上的紅緞帶。貓是最後一個來的,她像往常一樣,到處尋找最溫暖的地方,最後擠進了拳擊手和幸運草之間。少校講演時,她在那兒自始至終只顧舒服地打呼嚕,壓根兒沒聽進少校講的任何一個字。
 
那隻馴化的烏鴉摩西臥在院子後門背後的架子上,除了他,所有的動物都已到場。少校看到他們都坐穩了,並聚精會神地等待著,就清了清喉嚨,開口說道:「同志們,我昨晚做了一個奇怪的夢,這個你們都已經聽說了,但我想等一會再提它。
 
我想先說點別的事。同志們,我想我和你們相聚的時間不多了。在我臨死之前,我覺得有責任把我已經獲得的智慧傳授給你們。我活了一輩子,當我獨自躺在豬圈中時,我總在思索,我想我敢說,如同所有健在的動物一樣,我悟出了一個道理,那就是活在世上是怎麼回事。這就是我要對你們講的問題。
 
「那麼,同志們,我們又是怎麼生活的呢?讓我們來看一看吧:我們的一生是短暫的,但卻淒慘而艱辛。一生下來,我們得到的食物僅僅只夠我們茍延殘喘而已,但是,只要我們還能動一下,我們便會被驅打著去幹活,直到用盡最後一絲力氣,一旦我們的油水被榨乾了,我們就會在難以置信的殘忍下被宰殺。在英格蘭,沒有一個動物在一歲之後懂得什麼是幸福或空閒,沒有一個是自由的。顯而易見,動物的一生是痛苦的、備受奴役的。

 

「但是,這真的是命中注定的嗎?那些生長在這裡的動物之所以不能過舒適的生活,難道是因為我們這塊土地太貧瘠了嗎?不!同志們!一千個不!英格蘭土地肥沃,氣候宜人,物產豐富,足以養活為數比現在多得多的動物。拿我們這一個農莊來說,就足以養活十二匹馬、二十頭牛和數百隻羊,而且我們甚至無法想像,他們會過得多麼舒適,活得多麼體面。那麼,為什麼我們依然處在如今這種悲慘境況呢?這是因為,我們的全部勞動所得幾乎都被人類竊取走了。所以,同志們,一切問題的答案可以歸結為一個字──人,人就是我們唯一真正的仇敵。趕走人,飢餓與過度辛勞的禍根就會永遠除掉。
 
「人是唯一一種不事生產、專會揮霍的東西。他產不了奶,下不了蛋,瘦弱得拉不動犁,跑起來慢得連個兔子都逮不住。可他卻是所有動物的主宰,驅使他們去幹活,給他們的報償卻只是一點少得不能再少的草料,僅夠他們糊口而已。而動物勞動所得的其餘一切則都被人類據為己有。是我們用勞動在耕耘這塊土地,是我們的糞便使它肥沃,可是我們自己除了這一副空皮囊之外,又得到了什麼呢!你們這些坐在我面前的牛,去年一年裡,你們生產了多少加侖的奶呢?那些本來可以餵養出許多強壯牛犢的奶又到哪兒去了呢?每一滴都流進了我們仇敵的喉嚨裡。還有你們這些雞,這一年裡你們已下了多少只蛋呢?可是又有多少孵成了小雞?那些沒有孵化的雞蛋都被拿到市場上,為瓊斯和他的夥計們換成了鈔票!你呢,幸運草,你的四匹小駒到哪兒去了?他們本來是你晚年的安慰和寄託!而他們卻都在一歲時被賣掉了,你永遠也無法再見到他們了。補償給你這四次坐月子和在地裡勞動的,除了那點可憐的飼料和一間馬廄外,還有什麼呢?

 

「就是過著這樣悲慘的生活,我們也無法安享天年。拿我自己來說,我無可抱怨,因為我算是幸運的。我十二歲了,已有四百多個孩子,這對一頭豬來說就是應有的正常生活了。但是,到頭來沒有一個動物能逃過那殘忍的一刀。你們這些坐在我面前的小豬仔們,不出一年,你們都將在刀架上嚎叫著斷送性命。這恐怖就是我們──牛、豬、雞、羊等等每一位都難逃的結局。就是馬和狗的命運也好不了多少。你,拳擊手,有朝一日你那強健的肌肉失去了力氣,瓊斯就會把你賣給屠馬商,屠馬商會割斷你的喉嚨,把你煮了給獵狗吃。而狗呢,等他們老了,牙也掉光了,瓊斯就會就近找個池塘,弄塊磚頭拴在他們的脖子上,把他們沉到水底。
 
「那麼,同志們,我們這種生活的禍根來自人類的暴虐,這一點難道不是一清二楚了嗎?只有趕走了人,我們的勞動所得才會全歸我們自己,我們才能在幾乎一夜之間,變得富裕而自由。那麼我們應該做什麼呢?毫無疑問,為了推翻人類,我們必須全力以赴,夜以繼日地準備!同志們,我要告訴你們的就是這個:起義!我不知道起義會在何時發生,或許近在一週之內,或許遠在百年之後。但我確信,就像看到我蹄子底下的稻草一樣確鑿無疑,總有一天,正義要伸張。同志們,在你們整個短暫的餘生中,盯住這個目標!尤其是,把我說的預言傳給你們的後代,這樣,未來的一代一代動物就會繼續這一場鬥爭,直到取得勝利。
 
「記住,同志們,你們的誓願絕不可動搖,絕不要讓任何詭辯將你們引入歧途。當他們告訴你們什麼人與動物有著共同利益,什麼一榮俱榮,千萬不要聽信,那全是徹頭徹尾的謊言。人只會顧及他自己的利益,根本不會理會其他生物。讓我們動物們在鬥爭中團結一致,情同手足。所有的人都是仇敵,所有的動物都是同志。
 
就在這時刻,響起了一陣刺耳的嘈雜聲。原來,在少校講話時,有四隻個頭挺大的老鼠爬出洞口,蹲坐著聽他演講,突然間被狗瞧見,幸虧他們迅速竄回洞內,才免遭一死。少校抬起前蹄,平靜了一下氣氛:
 
「同志們,」他說,「這正是必須澄清的一點。野生的生靈,比如老鼠和兔子,是我們的親友呢還是仇敵?讓我們表決一下吧,我向大會提出這個議題:老鼠是同志嗎?」

 

表決立即進行,絕大多數的動物同意老鼠是同志。有四個投了反對票,是三條狗和一隻貓。後來才發現他們其實投了兩次票,包括反對票和贊成票。
 
少校繼續說道:
 
「我還有一點話要說。我只是重申一下,要永遠記住你們的責任是與人類及其習慣勢不兩立。所有靠兩條腿行走的都是仇敵,所有靠四肢行走的,或是有翅膀的,都是親友。還要記住:在與人類鬥爭的過程中,我們絕不要模仿他們。即使征服了他們,也絕不沿用他們的惡習。是動物就絕不住在房屋裡,絕不睡在床上,絕不穿衣、喝酒、抽煙,絕不接觸鈔票,從事交易。凡是人的習慣都是邪惡的。而且,最重要的是,任何動物都不能欺壓自己的同類。不論是瘦弱的還是強壯的,不論是聰明的還是遲鈍的,我們都是兄弟。任何動物都不得傷害其他動物。所有的動物一律平等。
    (未完待續)

 

| 作者簡介 |

喬治.歐威爾 George Orwell,
1903年生於印度。之後母親帶著他回到英國。11歲在報紙發表一篇詩作《醒來吧,英格蘭的小夥子們》。14歲考進著名的伊頓公學,並獲取獎學金。

1921年,從伊頓公學畢業,考取公職,到緬甸當帝國警察。在那裡,看著殖民地人民的悲慘生活,他深深感到「帝國主義是一種暴虐」,良心並為此備受煎熬,於是在1927辭職。並在後來寫下《絞刑》(A Hanging,1931),《獵象記》(Shooting an Elephant,1930),《緬甸歲月》(Burmese Days,1934),這些紀實性作品都對帝國主義的罪惡作了無情的揭露。

1928年,一月回到英國,就深入到社會最底層,四處漂泊流落。後來寫下了關於這段經歷的紀實性作品《巴黎倫敦落魄記》(Down and Out in Paris and London,1933)。這部作品布萊爾用了筆名「喬治‧歐威爾」。某種程度上說,「歐威爾」的出現,開始了布萊爾的新生活。

1936年參加西班牙內戰。1938年發表的《向加泰隆尼亞的禮讚》(Homage to Catalonia)便是揭發體驗內戰實際情形和提出譴責的書籍。

1940年代末出版名作《動物農莊》(Animal Farm:A Fairy Story)、《一九八四》(Nineteen Eighty-Four,1949)。

1950年一月,病逝於倫敦的醫院。他為後人留下的大量作品,其影響已不可估量。以至於為了指代某些歐威爾所描述過的社會現象,現代英語中還有一個專門詞語叫「歐威爾現象(Orwellian)」。

動物農莊(改版) Animal Farm: A Fairy Story

HK$53.00價格
  • 作者 | AUTHOR

    喬治.歐威爾 George Orwell

  • 出版社 | PUBLISHER

    商周出版

  • 書號 | ISBN

    4717702089665

  • 出版日期 | PUBLICATION DATE

    2016/08/27

  • 出貨地 | PLACE OF DEPARTURE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