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大樂:「本書分為兩個主要部份:前部份是《唔該,埋單》的原稿,後面新寫了一則後記〈有落,後數〉,只加入了一篇新寫的文章,作為對「後九七」的補充。一如以往,這是一份筆記。我會承認,回歸十年所發生的很多事情,是(我敢說,大部份香港人)始料未及的。那不是因為我對九七回歸抱樂觀主義,以致出現錯誤的評估(事實上,剛好相反,我是悲觀主義者。從這個角度來看,今天香港的狀況已較我原來想像中的好多了),而是香港社會──制度與價值系統──較我預期的脆弱。如果九七前的香港故事不易講,那麼九七後的香港故事不知從何說起。」

 

| 內容節錄 | 

 

後數

 

回歸十年,是時候要好好執拾一下上世紀八十年代所遺留下來的手尾(現在,連二十多年前開拓珠三角所造成的污染及其他後遺症,統統回傳,自吃其果)。

 

現在事後看來,保持現狀/不變並不足以應付萬變。我甚至認為戰前及戰後嬰兒的兩代人,當年因為害怕及抗拒轉變,而有份製造今天這個攤子。現在,我們要為「急凍香港」付出代價——其中十分昂貴的,是整個社會在一些方面停頓了足足二十年,而且至今仍抗拒改變。

 

政治制度的自我完善(提高管治認受性、程序理性的基礎)成為了一個死結。北京固然不願放手,而香港的建制派至今仍把這死結拉得緊緊。本來化開這個死結之後,海闊天空;如今則悶局團團轉,在政治課題上香港永遠處於緊張狀態。

 

在社會生活範圍內,香港人也未曾真正放開懷抱,隨著新的元素出現(如中港婚姻之普及,愈來愈多中產人士的工作地點在於大陸,跨境學童的增加等等),而全面改變我們的區域空間視野、「生活圈」的定義。香港人講實際,手腳先行,但腦袋還是停留在上一個階段。

 

香港人要擔心的,或者不是身份的消失、認同感未夠強烈,而是我們已經多年未有豐富這個身份的內容,沒有甚麼思想的突破。

 

維持現狀的想法,應該到此為止了。

 

——呂大樂,2007年6月

 

| 作者簡介 | 

 

呂大樂,一九五八年生於香港,廣東省南海縣人士。自我歸類為香港戰後嬰兒潮中公共屋村長大一代。正職為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教授,文章散見於本港及內地報刊,偶有出任電台嘉賓主持。近著有《誰說家長一定是好人》、《中產好痛》等。

 

唔該, 埋單: 一個社會學家的香港筆記

HK$70.00價格
  • 作者 | AUTHOR

    呂大樂

  • 出版社 | PUBLISHER

    牛津大學出版社
  • 書號 | ISBN

    9780195495683

  • 出版日期 | PUBLICATION DATE

    2007/07

  • 出貨地 | PLACE OF DEPARTURE

    香港

  • Head Hole Facebook
  • Head Hole Instagram
  • Whatsapp Head Hole
  • Spotify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