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寫「心史」與「跡史」
何謂「賣國」與「愛國」
如何「順民」變「刁民」


印尼成長、中國學習、香港就業、美國短居、台灣入籍
歷經東亞政治局勢動盪時刻,原鄉與異鄉間的輾轉奔波
身分認同與人生價值的抉擇,書寫七十餘載的壯闊漂盪

本書雖以「心史」為主,也不乏「跡史」,即可作自傳來看,也可作歷史來讀。由於作者生涯遍及印尼、香港、中國、美國到最後定根台灣,而且敢言人之不敢言,內容豐富多彩自不待言。

作者披露了他的「雜種」身份,還是皇親國戚的「賣國」世家;「賣國」表達他具體化中國歷史的若干背景,「雜種」更是對傳統中國史觀的顛覆。

這是一本作者由共產黨的「順民」轉變為「刁民」的歷史見證;從史的誤會走向歷史的必然。不但有上當受騙的經歷,也有覺醒反思的過程,更有追尋光明的勇氣與行動。

在面對全球民主與獨裁、自由與專制大對決的關鍵時刻,作者對其一生平實的敘述與敏銳的觀察,有其可貴的價值。

專文推薦

李 劼(作家、留美文化思想學者)
謝志偉(台灣駐德代表、東吳大學教授)
程 翔(資深媒體人,前香港《文匯報》副總編、新加坡《海峽時報》特派員)

 

 

| 目錄 |

自序 林保華
序言:絕代文俠林保華╱李劼
序言:保華保台保民主 抗共抗統抗外侮╱謝志偉
序言:從「歸國」到「去國」—印尼華僑辛酸史的見證╱程翔


一、追尋家世
爸爸家世|顯赫媽媽|燕京結緣|賣國雜種

二、梭羅童年
南渡印尼|定居梭羅|華僑公學|二戰結束|革命啟蒙|奔向椰城

三、中學生涯
印尼首都|革命文藝|抗美援朝|巴城中學

四、回歸中國
回國準備|搭船回國|進入中國|廣州高考|到了上海|姨丈姨母|北京補校|廈門探親

五、人民大學
考上人大|黨團同學|政治氛圍|學習課程

六、政治運動
反右挨批|拔白插紅|半工半讀|三面紅旗|下鄉整社|迎接畢業

七、為人師表
華東師大|飢寒上海|化工學校|成家無室

八、文革狂飆
點燃引線|牛鬼蛇神|兩次抄家|奪權內戰

九、欲收不能
九大前後|上山下鄉|林彪事件|期待光明

十、離經叛道
拉攏美國|意識放寬|媽媽再來|不得安居|批林批孔|申請出國

十一、初到貴境
踏足香港|評論中國|倉庫主任|家庭團聚|僑生回流

十二、立足香港
涉入股市|轉行媒體|任職信報|家庭變化

十三、中英談判
人心浮動|中資競逐|政策百態|不信中共|首次赴台

十四、任職港大
結緣五常|研究中國|人大校友|樂業安居

十五、六四屠殺
暗潮洶湧|六四序曲|夜半槍聲|事件後續

十六、胸懷祖國
繁榮娼盛|考察承包|見趙紫陽|海南明珠|成都重慶|上海北京|獨闖北京

十七、放眼世界
首次赴美|俄烏之行|重返印尼|十國聯遊|台灣行腳

十八、面對九七
左報圍攻|列黑名單|抗日反共|末代港督|局勢交錯|政治滲透

十九、香港大限
媒體大變|穩定官民|準備接管|鶯歌燕舞|決心移民|最後玫瑰

二十、紐約紐約
定居紐約|網路世界|走馬看美|恐怖攻擊

二十一、中國民運
中華公所|領袖之爭|民運種種|中國人權|五獨俱全|法輪大法

二十二、台僑台灣
接觸藍營|綠營人士|多次返台|槍擊扁呂|決定轉戰

二十三、移民台灣
移居台北|研究工作|紅衫之亂|完成移民

二十四、反共救台
敗選之夜|小英主席|阿扁問題|反共傳承|維吾爾友

二十五、太陽花開
開門揖盜|運動爆發|怎樣收場

二十六、陽光輻射
雨傘運動|素人政治|黑箱課綱|馬習相會|小英總統

〔附錄〕
學府生活回憶╱林維新

 

 

| 序 | 

自序

林保華


寫一本回憶錄,是我一九九七年離開香港再度流亡時就有的想法了。因為我深感我們僑生這一代的「東方猶太人」命運,不希望我的下一代與我一樣受共產黨欺騙,醒悟時一回頭已是後半生。我無法在香港召喚香港獨立擺脫所謂的「回歸」,但是有自己宣佈個人獨立而不受共產黨再次統治的可能。於是去了自由民主的美國。

感嘆自己的人生與我們這一代的命運,在寫這些「跡史」與「心史」時得到余英時教授的鼓勵,更加強了我要寫一本完整回憶錄的決心。

為了防止記憶力衰退,我開始將自己重要的人生片段在雜誌與網路媒體逐步寫出,未來即可串成一線;如若突然離開人世,也可以留下人生的片段記錄。其後不甘中共越來越為所欲為而來到台灣,認同我的新祖國,與台灣民眾在第一線對抗親共勢力,捍衛台灣的主權獨立,因此更多的時間放在現實的戰鬥上。然而我也不會忘記過去哺育過我的山水與民眾。

在太陽花運動前夕,認識了旅居美西的一位台僑,他看過我的一小段回憶文章,鼓勵我整個寫出來。我也答應在一年內寫出,趕上二○一六年的台灣大選。然而到了真正下手的時候,才知道事情並不簡單。一是台灣的政情多變,我無法什麼都不顧埋頭寫書,更重要的是,有些史料要詳細查證,還有一些新資料的出現,有些認識也在不斷變化,中間還不小心毀了我一部分文章讓我痛苦到一度停手,以致到去年八十大壽時還無法完成。在努力寫作時還不斷做夢,逝去的家人與往日的朋友在夢中湧現,讓我體驗精神世界的靈異與完成回憶錄的決心。

由於離開中國時是孑然一身,幾乎沒有帶任何東西,後來又是幾次大搬家,所以早年的照片,沒有好好整理過,爸媽的遺物也是下一輩在保管,最後尋找照片動員各地家人親戚,最後我在北京讀書時候的照片還是一張也沒有找到,實在是很大的遺憾。

因為擔心篇幅過大,所以有些事情從略從簡,細節只能從過去或以後我的其他文章中去進一步了解。也因為記憶關係,有些事情、人名都會有不準確乃至錯漏之處。希望當事人與知情人可以補正,使歷史更加準確與完備。

定居台灣後最特別的收穫是認識了史明前輩這位特別人物,有時我稱他為學長,不但他是我當年晉身「左翼」的前輩,培訓過他的華北聯合大學還是我的母校中國人民大學前身的一部分。他的知行合一,他的意志力與行動力,他的清晰頭腦,他的道德高地,對我都是鞭策。

完成了個人最後一件大事,算是對後世有個交代,雖死無憾。然而寫本序的時候,香港又在發生驚心動魄的「反送中」運動,台灣的政壇也不平靜,這都是自由世界與共產世界對決的一部分。所幸我們的下一代有出息多了,這是我最大的欣慰。我希望能夠像史明那樣長壽,看著共產黨怎樣倒台與台灣、香港、中國及世界的變化更新。那我真的可以含笑迎向九泉。
 

二○一九年六月十二日

 

 

| 內容節錄 |

事件後續
 
戒嚴與屠殺後,香港人紛紛在報章刊出譴責廣告,包括後來擔任特首的梁振英。當時作為佐丹奴老闆的黎智英也因為出售印有學運領袖頭像的T恤而爆紅,更因為認識到媒體的威力而改行,第二年創辦《壹週刊》,成功後在一九九五年再創辦《蘋果日報》。因為香港媒體多被中共滲透而自律,黎智英的壹傳媒集團因為大膽敢言而銷量大增。黎智英更因為寫文章大罵六四劊子手李鵬「仆街」(橫死街頭),他的佐丹奴業務被北京封殺,最後售盡股權。
 
中共在香港也進行清算。香港新華社社長許家屯因為支持學運被召回北京,然而擔心在香港引起震盪而沒有立即逮捕他,他則趁機回到香港,再到美國「旅遊休息」。這是一九九○年的事情。後來他寫了一本回憶錄,但是因為擔心人身安全,很多關鍵內情沒有說出來,所以中共也放他一馬。
 
在六四前後,對改革的共同目標,讓我結識了一些左派朋友。例如在宣佈戒嚴後主催香港《文匯報》開天窗書出「痛心疾首」的前總編輯金堯如,成為忘年之交。
 
金堯如是「老革命」,本來參加上海的學生運動,後來被派到台灣。他說,一九四七年二二八時是中共台灣省委的宣傳部長,因為國民黨要來逮捕而跳窗逃走。因為他在六四的表現,浙江省開除了他的政協委員職務。一九九二年,他移民美國洛杉磯,那是因為他在北京的友人告訴他,北京準備抓他回去。因為他喜歡喝酒,可說是無酒不歡,因此準備有人把他灌醉,裝進小轎車的車尾箱裡運回深圳,因為新華社的公務車海關不必檢查。如果那時超過了海關最後通行時間的半夜十一點鐘,那也沒有問題,因為招商局有輪船每天半夜十二點開往廣州。
 
為何北京對他勢在必得?可能後來他對我說的話揭開答案。許家屯到美國後,香港媒體紛紛猜測哪一位與許家屯有交情的「愛國港商」幫助他?當時傳說最多的是最早到北京投資,並在北京飯店設有辦事處的滬籍港商周安橋,讓他非常緊張。不過金老總後來在美國告訴我,其實是他幫許家屯聯絡上美國駐港總領事館,才讓許家屯到美國的。也許北京後來掌握到這個情報,才要將金老總抓回歸案。

 

一九九二年金老總也在美國幫助下移民美國,與全國政協常委、民主人士中的經濟學家千家駒、許家屯都住在洛杉磯,每個星期見面打麻將。被《信報》的專欄作者張寬義(中區麗人)稱之為「許千金」。也是在那個時候,許家屯向金老總透露,梁振英是中共地下黨員。我到美國時,金老總也把這一點告訴我,叫我注意這個人。
 
在這以前,我的兒子讀完中五就去讀葵涌工業學院,減少了家庭的經濟壓力。面對六四,也不能不做最壞打算,因此也讓讀完中五的女兒到澳洲去留學,給我們一家預防「萬一」的後路。
 
六四屠殺導致民眾噤聲,投機分子轉軚。但是外國人看在眼裡,認識到共產國家的殘暴。因此這年秋天,蘇聯的改革浪潮也激發東歐衛星國出現逃亡潮。十一月,隔絕東西方的柏林圍牆更被東德人民推倒,是為「蘇東波」。在對抗暴政方面,西方人民為何比中國人勇敢,就一直成為我思考的問題。許多人將之歸為「民族性」,成「性」當然因為習慣,而能夠成為習慣,應該就是文化的熏陶所致。然而問題太深奧,不是我的能力所能夠解釋透徹的。
 
中共對「蘇東波」非常緊張,採取各種措施防範蔓延到中國。也因此加強擺脫外交孤立。美國竟然也派特使與鄧小平接觸,放棄向中國的政制改革施壓,方便跨國公司進入中國賺錢,導致養虎貽患的結果。而台商更是趁虛而入,賺了一些違心錢,結果是被中共反噬了自己。
 
因為六四屠殺,我們當然也不敢再到中國去從事研究工作,張五常因為大讚趙紫陽而受到關注,差點被捲入「保趙倒鄧」的風波中。我們只能在香港密切觀察中國的變化。從新任總書記江澤民的改革倒退,要讓私營企業傾家蕩產,到認為中國已經面臨「和平演變」的現實威脅。(未完待續)

 

 

| 作者簡介 |

林保華,1938年出生於中國重慶,兩個月大隨父母移居印尼梭羅,在那裡接受華語小學教育,開始接觸左傾思想;1949年移居首都雅加達在中共控制的華語中學就讀,1955年回中國。1960年畢業於北京中國人民大學中共黨史系,被分配到上海華東師範大學任教。1964年被調到化工局半工半讀技術學校,文革期間下放車間勞動,1976年離開中國到香港定居。在香港長期從事時政評論,先後擔任中報、信報編輯,1986年在香港大學經濟金融學院擔任張五常教授研究中國經濟改革助理研究員。1997年移民美國,在美國繼續評論時政,並任自由亞洲電台特約評論員。2006年移居台灣,繼續時評工作,並且與台籍妻子楊月清共同創辦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與台灣維吾爾之友會擔任創會理事長,並任公益信託雷震民主人權基金與台灣智庫諮詢委員、亞洲公共文化協會理事。 

我的雜種人生:林保華回憶錄

HK$217.00價格
  • 作者 | AUTHOR

    林保華

  • 出版社 | PUBLISHER

    前衛出版
  • 書號 | ISBN

    9789578018853

  • 出版日期 | PUBLICATION DATE

    2019/08/01

  • 出貨地 | PLACE OF DEPARTURE

    台灣

  • Head Hole Facebook
  • Head Hole Instagram
  • Whatsapp Head Hole
  • Spotify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