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duct Page Banner- NEXTMEDIA POSTER.pn

一言不合就建國,現在正流行!


  台灣民主行之有年,但我們的生活卻好像愈來愈苦悶。一例一休吵翻天;物價猛漲、實際薪資卻倒退十六年;PM2.5到處飄,把空氣變糟的罪魁禍首卻個個活跳跳……

  不公不義不合理的事愈來愈多,你是否也感到過無力,不知道除了對政府失望、然後繼續用木刀捅坦克以外,還能做什麼?

  你需要來一場思考革命!

  日本文化界奇人、行動藝術家坂口恭平在對政府失望之餘,決定徹底放棄這沒用的體制,獨立建國,還自己當起行政院長。他要告訴你:改變現狀根本沒那麼難。

  我們都不知不覺習慣了這僵化的體制,所以覺得改變很難,但事實上,從思考開始革命,你的腦袋能做的事遠比你想像的多;看不慣現有的政策,那就自己建國自己來!

  坂口恭平的「新政府」出招:

  .房貸壓死人:改變「房屋」的定義,不是只有豪宅才算房子。我們真的需要住在死板板的水泥牢籠裡嗎?

  .生活很苦悶:不是只有不斷向「錢」進才叫生活。人也可以選擇活在善意和愜意之中。你是誰、能做什麼,由你自己決定。

  .政策有夠瞎:那就自己建國、站出來做自己想做的事。錢從哪裡來?只要展現出你的「態度」,錢還真的就會從四面八方湧過來。

  改變現狀並非空想,坂口恭平的「新政府」就是最佳範例。

  自己的政策自己訂。你,準備好要建國了嗎?

 

| 目錄 |

 

 

目錄

前言

序/水溝裡的探險

第一章 生活中早已有無限的層面
1街友的新層面生活
房子只能算是寢室/鈴木先生的淺草和我的淺草/佐佐木先生的哲學/單純的觀點/思考產生新空間/多摩川街友阿大的發現/法律能整合多元層面/擅自在國有地種的枇杷樹該算是誰的?
2為房屋裝上車輪──移動式住家
我們從未真正思考過/鈴木先生的哲學/和「感情」邂逅/抱怨也無濟於事/移動式住家/便宜、簡單、好改建
3二○一一年三月十一日
跌入谷底時/東日本大地震

第二章 私人與公共之間
1土地是誰的東西?
只要思考就會覺得不合理/提出根本性的問題/重視「感官上無法接受」的感覺的/沒有地基的法隆寺/擁有不動產值得高興嗎?/麻煩才有意思
2逐漸醞釀出的公共空間
神奇的庭院/自己動手做公立公園/將「自身」作為起點/自己的政府自己蓋
3二○一一年五月十日 新政府誕生
覺醒之時/新政府誕生/以露宿生活為範本/新政府的避難計畫/初次外交並開始組閣/零圓夏令營/將私有概念擴大

第三章 展現你的態度和對方交涉吧
1新經濟的型態
奈洛比之夜/什麼是經濟/態度經濟的理想樣貌/讓互助習慣成自然/不想要房屋、金錢,什麼都不想要/不是交換,而是交涉/在腦海中創造都市
2學校社會與放學後的社會是不同世界
放學後的土井同學/學校社會與放學後的社會/無數種放學後社會/封閉的態度無法達成交涉/展現態度和「真正的資訊」接軌/非記名的錢和記名的錢/穿衣服的資訊跟赤裸的資訊
3我的態度經濟紀實
徹頭徹尾的態度經濟/自己不懂的事就交給懂的人處理/跟出版社談生意/「絕不退讓」戰術/自己到國外行銷/我的畫要賣多少錢/錢的有趣之處/簡潔地展現自我/訂好計畫,嚴守例行工作/我的年收入漲六倍了!/不改變自己的態度/進行交涉時/省去互相理解的階段

第四章 創造的方法和人類機器論
1創造的定義
人生無法重來/自己想做的事並不重要/創造就是質疑萬事萬物/打造「死不了」的環境
2將自己想像成機器
判斷是很重要的/人類機器論/才能不分高下/放輕鬆但不輕浮/尋求生命中的貴人
3善用自己的絕望
憂鬱成了一切的起點/絕望使我有所領悟/想死時就該仔細地眼觀四面/創造層面

終章 踏上零圓戰爭之路
Zero Public/零圓特區的具體樣貌/新政府的領土擴張戰/飲食零圓/施工費零圓/能源政策/持續移動/新政府國會免費到手/持續擴張的新政府/專心致志

結語 我們不是孤單一人
後記

 

| 內容節錄 |

 

前言

  大家好,我是坂口恭平。雖然我不知該如何說明自己的職業,但我想對大家說:「你覺得我是什麼樣的人,我就是什麼人。」不過,我還是想在這裡清楚地介紹一下我的工作內容。

  一九七八年,我在熊本縣出生,目前三十四歲,有一位妻子和一個三歲的女兒。還有,我收了一個名叫阿米的徒弟。

  我的家位於熊本市的某棟公寓大樓內,坪數約為七十平方公尺(約二十一坪),是一間備有三房一廚的公寓,房租為六萬日圓。此外,我還有一間辦公室,就在夏目漱石在熊本五高(第五高等學校)擔任英語教師時的故居的對面。那是棟屋齡有八十年,建地兩百平方公尺(約六十一坪)的古早日式建築。我和徒弟花了十五萬日圓進行改建,後來又以三萬日圓的超低破盤價租到這棟房子。

  二○一一年時,我的年收入為一千萬日圓,目前存款為三百萬日圓。

  生於熊本的我,從當地的高中畢業後,為了到早稻田大學學習建築知識,所以前往東京討生活。後來,我在建築師石山修武先生的門下學習,畢業後也以沒付學費的形式在石山先生的研究室裡繼續學習,接著我就一直自行接洽各類工作。

  雖然我說自己是建築師,但以現行的日本法規來看,我建造過的東西並不算是「建築」,頂多只是蓋出了幾棟像小孩玩具般的房子。換句話說,就日本的法律而言,我只是一個「沒有實質建造經歷的建築師」。當然,我也沒有取得建築師的執照,因為就我的工作性質來看,我認為自己沒有必要取得相關執照。

  我的畢業論文的主題是調查街友的居住狀況。由於我對建築物被商品化的現況感到絕望,所以我想建造一種像鳥巢般的房屋供人居住,而在我看到街友們所住的房子後,我對建築領域又燃起了希望。

  那篇畢業論文在二○○四年時,以寫真集的形式出版,名為《零元住家》(little more出版社)。換句話說,我步入社會時的身分是攝影師。不過,由於這類題材的書籍在日本沒有銷路,所以二○○五年,我前往歐洲和北美地區,於當地的現代藝術界展開活動。二○○六年時,我首度在加拿大漢堡州立美術館舉辦個展。由於我在漢堡被認可為現代藝術家,所以讓贊助商贊助我的作品,便成了我主要的收入來源。

  二○○八年時,我回到日本,開始寫作,以沒有實質建造經歷的建築師的身分來告訴大眾,「家」這個詞究竟代表著什麼意思。到目前為止,我已經出過四冊單行本、兩冊文庫本,其中還有一冊被翻譯成韓文。加上寫真集,我總共出了八本書。換言之,我也算是一名作家了。

  此外,我每個月都要進行三到四場的演講。因為透過談話的形式,我比較容易將自己的想法傳達出來。還有,我前往大學演講的場次也很多,不過由於說笑話的時間比講正經話的時間還要多,所以我也算是一名相聲家。事實上,我也有過說落語(譯註:一種類似說書、相聲的日本傳統表演)的經驗。我以前曾在柳家三三師父的門下當過前座(譯註:落語家的一種位階,大約是從練習生升格為正式新人的程度)。所以,我也曾當過落語家。

  還有,我能用吉他自彈自唱,我在街上走唱一整天能賺進約一萬日圓。在念書時,我也都是靠這種才藝賺錢,當時甚至還出過幾張專輯呢。當然,唱片是我自己發行的,但靠著這項才藝我也養得起自己。所以說,我也稱得上是一名音樂家。

  到了二○一二年的夏天,我開始前往歐洲工作三個月。在那裡,跟我一起工作的人大多是負責表演、舞台劇的導演,而他們認為我是一個能在日常生活中演活自己的演員。因此由歐洲的觀點來看,我也算是表演工作者。

  然後到了最近,我蓋了一間附有車輪的房屋。這個附有車輪的屋子名為「移動式住家」,雖然在日本法律上不能算是正式的房屋,但我到處於泡沫經濟、因而房租不斷升高的新加坡時,聽我演講的新加坡人也將我視為道地的建築師。所以,我也能算是一名建築師。

  之後我又更上一層樓,開始擔任起「新政府」的行政院長。也許你現在會覺得這種發展未免也太莫名其妙,但其中的緣由我將會在本書中娓娓道來。

  總之,我成立了一個獨立國家。

  因為我這個人,就是不想附庸於他國名下,我只想靠自己的手創造出屬於自己的人生。

  那麼,為什麼我想創造這樣的人生呢?因為我小時候有一些問題,但一直都沒有人可以回答我,所以我才想創建一個獨立國家,自己仔細地來探討小時候的那些問題。

  無論如何,我想在此列出我一直在思考的那些問題,讓各位一起來想想。換成是你,你又會如何回答這些問題呢?

  我由衷地希望各位讀者能一邊思考我的問題,一邊閱讀本書。

  坂口恭平從小所抱持的疑問:

  一、為什麼在所有動物裡,只有人類必須靠錢才能生活下去呢?還有,「沒錢萬萬不能」是真的嗎?

  二、我們每個月都要繳房租,但為什麼我們不是把錢回饋給腳下的土地,而是把錢繳給房東呢?

  三、汽車的電池能用來驅動大多數的家電產品,但為何我們還需要建造核電廠,以獲得大量電力呢?

  四、「土地基本法」是為了防範人們將土地作為投機營利之用,但為何不動產業者卻不會因此遭到檢舉呢?

  五、被我們稱為「金錢」的東西,其實是日本銀行發行的債券,但為何我們拿到日本銀行的債券都會開心得不得了呢?

  六、很多人的庭院裡都種著可供食用的枇杷樹或橘子樹,但為何大家還是覺得沒錢就會死呢?

  七、我認為日本若是真的保障人民生存的權利,那就不該有街友露宿街頭。既然日本露宿街頭的人這麼多,為何我國政府還要剝奪他們自己搭建小房子的權利呢?

  八、在二○○八年時,日本的空屋率為百分之十三點一。而野村綜合研究所預測,二○四○年時,日本的空屋率將提升到百分之四十三。但為何現在還是有很多人不斷地蓋房子呢?

  如果你的孩子們也提出這樣的問題,身為大人的你又該如何回答呢?

  好了,我的開場白就說到這裡。接下來《第一次獨立建國就上手》就要正式開始啦。

 

***

第一章 生活中早已有無限的層面(節錄)
 
1街友的新層面生活
 
房子只能算是寢室
 
我在隅田川附近散步時,看到一些用藍色塑膠布搭成的房子。大約十二年前,二○○○年時,我還是早稻田建築系大四的學生。當時我不想找工作,也沒有打算成立設計公司,對自己的未來一片茫然,不過我每天都會到處觀察,就像是在尋找些什麼一樣。
 
當時在我眼中,那些人只不過是遊民而已,不過,我卻有些在意他們的生活情形。我在大學裡學習建築知識,打量他們的房子後,我疑惑:這也能算是建築物嗎?這些人的房子看起來很小,小到似乎一點發展性也沒有,我反而還覺得他們很需要別人的救濟。
 
但有一次,我卻發現一間很特別的房子。雖然看起來不過是由藍布搭成的房子,但屋頂上卻裝著一個很不可思議的東西。仔細一看,才發現那是太陽能發電板。我對這個從來沒見過的高科技房屋感到很驚奇。
 
走進屋裡一看,還能發現裡頭有一張榻榻米,是一間小房子呢。而且裡頭使用的也全是電器產品喔!房子的規格,正面寬度剛好是九十公分,看得出是一間經過精心設計的房子。
 
事實上,我認為這間房子是所有我看過的建築物中,最貼近我的想法的房子。不但在都市中自然生息,而且以東京的自然素材為原料,不花費半毛錢(廢物回收利用),親手打造出剛好合住的房屋。這一點和為了勉強配合生活,只好花錢付房貸、房租的現代房子有很大的不同。
 
雖然大家都稱這種人是「無家可歸的遊民」,然而這又確實是他的家。
 
和他聊過以後,我更加覺得這真的是一個道地的「家」。同時,我覺得我自己還比較像是借宿在別人的房子裡的遊民。
 
不過,他家很小,狹窄到讓人覺得這不適合人類居住,裡頭的空間就只有一塊榻榻米長的四十公分大小。我問他,住在這麼狹窄的房子裡,不會覺得很麻煩嗎?結果他說:「這你就錯了。這個房子只能算是我的寢室而已。」
 
當時我聽了,只覺得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所以他便開始為我解釋。
 
晴天時,他會在隔壁的隅田公園看書,或是參考撿來的國中音樂課本來彈吉他。此外,公園廁所和自來水也都隨便他使用,而且他一個禮拜會去附近的澡堂洗一次澡。想吃飯就去超市幫忙打掃,就能順便拿到人家給的肉和青菜。所以,對他來說,一個寢室大小的房子就夠用了。

 

聽完後,我感到茅塞頓開。後來,我在演說中一直提及的許多觀念,就是在這時開始萌芽的。
 
對他來說,公園就像是起居室、廁所、供水處;圖書館則是書房,超市就像冰箱,至於那個房子就是寢室了。
 
我把這種生活方式稱為「一個屋簷下的都市」。對他而言,他的居住空間不只有那個房屋,每天生活的整個都市空間都算是他的大房子。同樣的事物,只要改變觀點,就會產生完全不同的意義。而他使用的房屋、生活方式、看待都市的著眼點,其中都存在著無數的層面(Layer)。
 
他看待事物的層面和普通人所見的層面不同,不但沒有人發現到他的這種生活觀點,而且也沒人跟他搶著利用資源,同時沒有人會反對他的行為,而且他還能確實地實踐前所未有的空間使用概念。我發現這和最近常常提倡的「分享」有些不同,而他能將這種空間使用概念完全融入生活裡,這簡直就是「另類層面的生活空間」。人類學家克勞德.李維史陀(Claude Lévi-Strauss)也曾表示,借用既有的他物來達成目的,即是「拼裝」的概念。我有預感,這種全新的房屋使用態度,能幫我找到重要的研究線索。
 
單純的觀點
 
我們怎麼會覺得人類要生活(不管是用水、用火、吃飯)就非得要有錢呢?而且我們不但不思考這樣是否合理,還像笨蛋一樣乖乖的花錢求生存。結果這種不良的生活方式,反而讓自己愈活愈不安心。
 
我在看到生活起居一切免費的生活方式時,心中思考著:「如果街坊鄰居們團結起來,讓回收利用的生活圈形成共識,不就能輕易地維持這種不用花錢的生活嗎?」同時我也很好奇,這樣做有這麼困難嗎?
 
為了維持有錢可花的生活,更加努力地保住工作,在佐佐木先生的眼中,這種勉強自己工作的人才是「笨蛋」,因為這種人「沒有動腦思考」。
 
通常有人發表這類意見時,就會被批評:「你這種沒在工作的人,才不了解上班不能亂請假」、「辭掉工作只會讓生活變得更難過」,或是「不然你覺得怎麼做才能讓社會進步?那我們的經濟發展又要如何?」,又或是「那種露宿生活能夠成立,還不是因為多數人正常生活,使社會得以正常運作的關係」等等。

 

但等到這些正常工作的人終於覺醒時,奴隸制度幾乎成了社會運作的普遍現象,人們仍舊不敢罷工。話雖如此,大家依然不覺得這種表面正常、實則奇怪的生活充滿了弔詭的邏輯,所以也不會想到其他層面的生活方式。這就是目前大眾對生活感到麻木的現狀。
 
我認為社會陷入了一種狀況,就像是每個人都還清貸款後,會造成銀行倒閉一樣,我把這種現象稱為「負債思維」。指的是工作的動機是為了解決負債的這種思考模式。
 
那種古怪的邏輯,就像是你去申請三十五年的長期貸款,然後就以為自己會在負債壓力下專心工作。你工作的企業和銀行,在賺錢的當下,不但能順利營運,而且你還會歡呼:「萬歲!咱們的經濟得到發展囉。」但當我表達這樣的看法時,總會有人告訴我事情不像我講的這麼單純。但我再反問,那麼其中又有什麼複雜的體制運作時,卻從來沒有人可以給我一個解釋。我看,其實大家也不知道自己所認為的複雜到底有多複雜。
 
我倒認為,自己不了解的事情,就該好好想清楚再提出答案,這是很簡單的道理。與其老是把事情想得太複雜,不如先學會讓自己習慣用單純的觀點看待事物,否則我們將難以應付各種複雜的社會現象。
 
思考產生新空間
 
在我發現和一般人過著截然不同的生活的街友生活圈後,經過實地考察,我把這個發現稱之為「層面」。
 
不論是以前還是現在,人類一直都試著在這唯一的地球上開疆闢土,而這也是造成各種戰爭、對立的原因。日本這個國家的人們習慣透過獲得金錢,來增加自己名下的土地。各種增加自己所有物的行為,就成了活絡社會經濟和生活的基礎。然而,街友們的觀點卻完全不同。
 
我身處的建築界也是如此。大家都在自己擁有的土地上建造一棟又一棟的建築物,以為用牆壁圍起來才是拓增生活空間的方法。但事實上,真是如此嗎?當然,我個人是持相反的意見。因為不管在自己的領土上建造多少個牆壁互相堆疊的建築,空間事實上還是不會增加,我反倒認為那是在減少生活空間。
 
而街友們對空間的看法就不是如此了。由於他們大多無法以金錢買地,因此不得不放棄擁有土地的可能。不過,為此他們自己製造出了新層面空間的概念。有別於日本大眾習以為常的「封閉化」社會,他們可以製造出截然不同的生活層面。

 

當然,街友們不是魔術師,無法真的憑空變出空間,但他們可以善用思考。建築物無法爭取到空間,但透過思考就能營造出絕佳的生活空間。
  (未完待續)

 

第一次自己建國就上手:上任有理,建國無罪,自己的政策自己訂!

HK$107.00價格
  • 作者 | AUTHOR

    坂口恭平 

  • 出版社 | PUBLISHER

    時報出版

  • 書號 | ISBN

    9789571369051

  • 出版日期 | PUBLICATION DATE

    2017/02/21

  • 出貨地 | PLACE OF DEPARTURE

    台灣

  • Head Hole Facebook
  • Head Hole Instagram
  • Telegram
  • Whatsapp Head Hole
  • Spotify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