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式的「抵禦外侮」,從殺中國人開始。

歷史課本不會有的角度 I :從「八國聯軍」的角度,來看義和團事件--

「八國聯軍」一直以來都被視作為中國的國恥,列強侵略的代表作。但為什麼會有「八國聯軍」出現?歷史課本上輕描淡寫地帶過的「天津教案」「庚子拳亂」「德國公使被殺」,實際上是什麼樣的情形?對歐美各國來說,又代表什麼樣的意義?

本書作者黛安娜•普雷斯頓(Diana Preston)蒐集了來自牛津大學圖書館、大英圖書館、英國國立陸軍博物館、國立海軍博物館;美國胡佛圖書館、美國海軍歷史中心;澳洲的馬歇爾圖書館等重要的研究機構或圖書館所提供,事發當時的外交人員與軍官、眷屬的書信、日記、記錄,從國際事件的角度,還原義和團事件與八國聯軍的始末。

歷史課本不會有的角度II:「義和團事件」,其實是國際人道、衝突事件?

而透過當時外交人員與軍官、眷屬的書信、日記、記錄,本書不但詳實且生動地還原當時這些外國人遭遇的險惡情況(無分老幼老女與身分被大規模攻擊、殘殺等等)也回顧當時中國的基督徒,基於什麼樣的實際與政治需求被認定「不是中國人」,因而遭到大規模的迫害與屠戮。

我們會發現:中國式的抵禦外侮,就從迫害有了其他選擇的中國人開始。再加上各式各樣政治上的、個人的企圖與私慾,以及歐美各國的錯誤判斷,現代根本無法想像的大規模國際人道、衝突事件,荒謬卻又慘絕人寰地在近代中國上演,進而引發各國雖然互相對立,但被作者界定為「聯合國維安行動雛形」的「八國聯軍」。

歷史課本不會有的角度III:一百二十年後,「義和團事件」真的過去了嗎?

二○二○年將是「義和團事件」的一二○週年。一九○○年時,任職大清海關總稅務司的愛爾蘭人羅伯・赫德(Sir Robert Hart)曾經認為「西元二千年的中國,將會跟一九〇〇年的中國,大不相同!」這會是真的嗎?

事實上,透過作者的梳理與回顧,我們會發現:一九○○年後,義和團仍持續受到多方肯定,其中不但包括中共政府及其重要人物(如周恩來),就連被視為中華民國國父的孫中山也曾公開肯定義和團的「愛國情操」。而這樣的肯定甚至延續到一九八九年的六四事件;作者雖未提及,但這一次,編輯部請到張國城老師為讀者進行導讀。不但回顧歷史上的義和團事件,也進一步理解「義和團精神」如何被延續到現代,成為當政者的重要資產。

 

| 作者簡介 |
黛安娜•普雷斯頓(Diana Preston),
作家、歷史學家,曾在牛津大學修習現代史,獲得學位後,成為英國國家報紙和雜誌的專題和旅遊文章的自由撰稿人,並在BBC和加拿大廣播公司擔任廣播節目主持人,參與多部電視紀錄片的製作。

普雷斯頓在八年前開始進行「歷普」(歷史普及),第一本書是「英俊王子查理」(Bonnie Prince Charlie)的人物傳記《克羅登荒原之路》(The Road to Culloden Moor),最近一本作品《上乘悲劇——史考特船長的北極探險》(First Rate Tragedy, Captain Scott’s Antarctic Expeditions)受到各方讚譽,認為描繪史考特的心理,引人深思。在選擇寫作主題時,普雷斯頓會尋找那些本身就很引人入勝的故事和事件,這也有助於讀者更深入地瞭解過去。她喜歡寫人的經歷──這是讓人們思考和並採取行動的動機──而個人的故事能構成更大的歷史圖景。

不寫作時,普雷斯頓與她的丈夫麥可熱愛旅行。他們一起去過印度、亞洲、非洲和南極洲,並攀登了馬來西亞沙巴州的神山、坦尚尼亞的吉力馬札羅山,和委內瑞拉的羅賴馬山。他們的冒險之旅還包括在薩伊追蹤大猩猩,並在橫越納米比亞沙漠時露營。

黛安娜和麥可‧普雷斯頓目前住在英國倫敦。

| 譯者簡介 |
周怡伶,
台灣輔仁大學新聞傳播系、英國約克大學社會學研究所畢業,廣泛關注社會人文議題,曾任職非營利組織、出版編輯及內容創作,現職書籍翻譯。譯作有《我的阿富汗筆友》、《西奧律師事務所——FBI的追擊》、《貓狗的逆襲——荊棘滿途的公民之路》等十餘本。ilinchou@gmail.com

義和團:近代中國的「國恥」、列強「欺凌」中國的代表作?或是,另一段從未被真正認清的歷史?

HK$187.00價格
  • 作者 | AUTHOR

    黛安娜‧普雷斯頓  Diana Preston

  • 出版社 | PUBLISHER

    光現出版
  • 書號 | ISBN

    9789869805827

  • 出版日期 | PUBLICATION DATE

    2019/10/09

  • 出貨地 | PLACE OF DEPARTURE

    台灣

  • Head Hole Facebook
  • Head Hole Instagram
  • Whatsapp Head Hole
  • Spotify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