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故事發生在香港淪陷前的十天之內。講述江湖漢子「野狼」,為了追殺賣國求榮的黑幫頭子,單槍匹馬,勇闖匪穴。另一方面,野狼的情人靜雪,為了尋找不顧而去的野狼,不惜代價,深入賊巢。仇殺情節緊張刺激,感情段落細膩動人,充滿電影感。

 

| 內容節錄 |

 

 

今夜極靜,炮聲亦稀,香港尚未沉淪。

 

他從噩夢中驚醒,坐起來抽煙,眼睛怔怔的往黑暗中探索,外間偶然閃一下光,他看到身邊躺着的女人,那裸露的胸脯顫動一下,跟着是幽幽的聲音:

 

「野狼,不要走,讓我們擁有這個夜!」

 

「不能,」野狼沙啞的說:「我殺了吉叔的兒子,他不會放過我,我要設法離開香港。」

 

外號「野狼」的陳漢,三十歲,剪陸軍裝髮型,有一張拳師的臉孔,因為在江湖成長,所以飽經風霜。當他發現幫會大頭目吉叔的兒子與日本特務交易情報,一怒之下當胸轟他一槍,那傢伙撲倒牆上,血濺四方......

 

「靜雪,你跟我是沒將來的!」

 

野狼開始穿衣,檢查一下那枝曲尺手槍,然後塞進皮飛機恤裏,來到門前,回頭看她,靜雪恨得咬着牙,一拉被子,蒙頭轉側,睡將起來。於是,野狼靜悄悄的開門,踏出梯間,突然聽到樓下有異聲,暗叫不妙,立刻奔上樓梯,往天台逃遁。下面果然有追兵,踢着梯間雜物,「乒乒乓乓」的,而野狼早就拔槍,往上直衝,冷不防天台門後有埋伏,一枝巨棒迎面揮來,野狼倒地不起。

 

持棒大漢「嘿,嘿」的冷笑着,舉起巨棒,準備使勁敲他的頭,但突然呆住,因為野狼並未暈倒,反而雙手持槍指着他。大漢的額上冒出冷汗,他討厭這無意義的僵持,發出獸性的叫聲。「砰」,野狼這一槍,轟得他腦漿爆起,跟着屍體撲倒在野狼身上,而說時遲那時快,樓下的兩名槍手已經衝上來,一見地上有人,立即連環射擊。

 

偏偏撲在野狼身上的屍體變成一面盾牌,子彈全都打在他的身上,當兩名槍手看清楚形勢之際,野狼的航空曲尺手槍再一度顯示如何的冷酷無情......

 

「砰,砰!」

 

下面房間裏的靜雪,本來大被掩着頭的,但那幾響槍聲簡直猛刺心扉,使她再也忍受不了,踢開被披衣奪門而出,她真想大叫,尖叫,悲叫:「野狼,野狼!」

 

但她知道這個時刻、這個地點,她不能尖叫,否則午夜戒嚴的軍警會聞聲趕至,就在這千鈞一髮間,她的手緊掩着自己嘴巴。

 

此時,上面的梯間步下一人。

 

「野狼!」

 

「靜雪,回房去,當沒事發生過吧!」

 

野狼出了大門,鑽進黑暗的橫巷,而遠街傳來警車之聲,又是戒嚴時份。

 

野狼的殺人夜,是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十四日的晚上,這一天,香港變了危城,因為新界和九龍都失陷在日軍手上。

 

這之前政府和軍方都很樂觀,認為在新界港島所築者,係「遠東的馬其諾防線」,大可以堅守一年半載的,卻想不到才打了十天仗,兵敗如山倒。這個城市,太多日本間諜出沒,也太多人想把它出賣......

 

灣仔的暗黑街頭,野狼在潛行着。他習慣了風聲鶴唳,但他並不想死。

 

幫會頭目吉叔的兒子與日本特工交易,他突然憤怒,殺死了他。他不明白何解來此激情,非為民族,非出於正義,為甚麼?

 

「我不想這城市死亡!」夜空不見星月,刮來一陣寒風。

 

(未完待續)

 

 

| 作者簡介 |

 

吳昊(1947年8月11日-2013年12月16日),原名吳振邦,廣東東莞出生,曾任香港浸會大學傳理學院電視電影系系主任、無綫電視編劇、監製,他亦是香港歷史風俗掌故專家、書本作家、專欄作家、電台節目主持、影評人及收藏家。(轉摘自Wikip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