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duct Page Banner 廣告信念.png

《反抗者》作者/存在主義大師/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二十世紀法國文豪卡繆
在遍地鼠屍、鼠血橫流、屍臭沖天的疫病封鎖現場
直視人類恐懼、深入存在之輕與生命之重的小說創作

 

「法文『La Peste』的現代意義首先是『鼠疫』,『鼠疫』作為書名更能表達這部作品的神髓。」──淡江大學法文系教授吳錫德

 

《異鄉人》作者/存在主義大師/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二十世紀法國文豪卡繆
在遍地鼠屍、鼠血橫流、屍臭沖天的疫病封鎖現場
直視人類恐懼、深入存在之輕與生命之重的小說創作

淡江大學法文系教授吳錫德、作家童偉格導讀推薦

這些散布在歷史當中的一億具屍體,不過就是想像中的一縷煙罷了。
然而,在那縷沒有重量的輕煙裡,卻閃現著為生存而奮戰最根本的理由!

吱吱吱……吱吱吱……
一天,李厄在樓梯平台上踢到一隻死老鼠。當晚,李厄上樓回家,忽然看見走廊角落竄出一隻大老鼠,步伐有些不穩,隨後在原地打轉,最後倒地從微張的嘴吐出血來。

吱吱吱……吱吱吱……
就從這天開始,各處冒出猝死的老鼠屍體,緊接著是鄰人紛紛暴斃。政府只得將發生疫情的奧蘭市全城封鎖,連信件都不得流通。來自外地的旅人被困在這座不屬於自己的城市,而當地市民與外地親人的重逢也顯得遙遙無期。

吱吱吱……吱吱吱……
這是高八度的喪鐘鐘聲,還是喚醒人心之善的低喃?在孤絕禁錮而束手無策的絕望情境中,你是否仍願為幸福做出最後一絲努力?

 

 

內容(節錄)

總之約莫是在這個時期,我們市民同胞才開始擔心,因為從十八日起,工廠與倉庫確實清出了數百具鼠屍。有幾次,甚至因為老鼠奄奄一息拖得太久,廠方不得不出手結束牠們的生命。但是從郊區到市中心,凡是李厄醫師所經之處,凡是市民同胞聚集之處,都有老鼠成堆地倒在垃圾堆中,長排地躺在水溝裡。從那天起,晚報開始大肆報導此事,並質問市政府有沒有考慮採取行動,又打算採行哪些緊急措施來保障市民免於遭受這種令人厭惡的侵襲。市政府什麼也沒考慮,更是什麼打算都沒有,但已開始召開會議磋商。滅鼠隊接獲命令,要在每天早上清晨去收集死耗子。收集完畢後,兩輛清潔車必須載著這些老鼠前往垃圾焚化場,將屍體燒毀。

但接下來的幾天,情況惡化了。耗子聚積的數量愈來愈多,每天早上的回收工作也變得繁重。到了第四天,老鼠開始成群出外等死。牠們踩著蹣跚腳步,魚貫爬出壁凹、地下室、酒窖、下水道,來到亮處後搖搖晃晃、原地打轉,然後在人類身邊死去。夜間,在走廊或巷弄裡,可以清楚聽到牠們微細痛苦的叫聲。到了早上,在郊區會發現牠們直接倒在水溝裡,尖嘴上有個像小花般的血跡,有些已然腫脹發臭,有些則是全身僵硬,鼠鬚豎得筆直。在市區裡,則會在樓梯平台或院子裡碰見一小堆一小堆。有時候,老鼠還會離群跑到行政大廳、學校操場、咖啡館露天座死去。市民同胞也會在市區人潮最多的地方愕然發現牠們的蹤跡。閱兵廣場、各林蔭大道、海濱散步道……遭殃的範圍愈來愈遠。清晨清除了死老鼠後,一天下來,城裡又會重新慢慢地出現愈來愈多。還有不止一個夜間散步者,曾在人行道上踩到一團軟軟的東西,是剛死不久的老鼠屍體。這就好像我們房舍坐落的土地本身將過多的體液排泄出來,讓至今一直在內部折磨它的癤子和血膿湧出表面。想想看,我們這座直到今日都如此平靜的小城該有多震驚,在短短幾天內竟被攪得天翻地覆,好像一個健康的人的濃稠血液忽然間造反了!

情勢愈演愈烈,以至於資料新聞局(負責提供各項主題的所有相關資訊)在免費的訊息廣播節目中公布,光是二十五日一天便收集並焚化六千兩百三十一隻老鼠。這個數據賦予市民每日所見景象清楚的意義,也加深人們的慌亂。直到目前為止,大家只是對一起令人略感不快的意外有所抱怨,如今卻發現這個還無法確定規模也無法查知起源的現象具有某種威脅性。只有罹患哮喘的西班牙老人仍繼續搓手,不斷地說:「都跑出來了,都跑出來了。」流露出一種老年人的喜悅。

然而,四月二十八日,資料新聞局公布收集到八千隻左右的老鼠,市民更是焦慮到了極點。民眾要求採取激烈措施,指責相關單位,有些在海邊有房子的人也已經提到要前往躲避。但是第二天,資料局宣布該現象突然終止,說滅鼠隊只收集到數量微不足道的死老鼠。整座城市得以喘息。

但也就在同一天中午,李厄醫師將車子停在自家樓房門口時,發現門房在街道另一頭舉步維艱地走著,頭低低的,手腳往外張,活像個傀儡。老人抓著一名神職人員的手臂,那人醫師認識,他是潘尼祿神父,是個博學且充滿熱忱的耶穌會教士,與醫師有幾面之緣,在我們城裡備受敬重,即使對宗教興趣缺缺的人也不例外。他等著他們走過來。老米榭兩眼閃著光,呼吸時發出噓噓聲。他身體不太舒服,想出來透透氣,但脖子、腋下與鼠蹊的劇痛迫使他回來請潘尼祿神父幫忙。

「長了些腫塊,我不得不費點力氣。」他說。

醫師把手伸出車門外,摸摸米榭伸過來的脖子下端,那裡長了類似樹瘤的東西。

「去躺下來,量個體溫,我下午再過來看你。」

門房離開後,李厄問潘尼祿神父對老鼠這件事有何看法。

「啊!這一定是流行病。」神父說,圓框眼鏡背後的兩隻眼睛微微笑著。

吃過午餐後,李厄正在重看療養院打來告知妻子已經到達的電報,電話鈴響了。來電的是昔日一名病患,也是市政府的職員。他長期受主動脈狹窄的病痛折磨,因為家裡窮,李厄便免費為他看病。

「對,原來你還記得我。不過這次不是我。請你趕快來,我的鄰居出了點事。」他說。

他的聲音上氣不接下氣。李厄想到門房,決定之後再去看他。幾分鐘後,他來到郊區的費德布街,跨進一棟低矮住宅的大門。爬上很新卻有臭味的樓梯時,中途遇見下樓來接他的職員約瑟.葛朗。這個男人五十來歲年紀,髭鬚泛黃,身子瘦長駝背,兩肩狹窄,四肢乾瘦。

「情況好些了,」他來到李厄身邊說道:「但我還以為他會死掉。」

他擤了擤鼻子。來到三樓也是最頂樓,李厄看見左手邊的門上用紅色粉筆寫著:「進來吧,我上吊了。」

 

 

目錄

導讀01─吳錫德:卡繆的倫理觀
導讀02─童偉格:孤獨者的集體之夢
鼠疫
卡繆年表

 

作者簡介

卡繆Albert Camus

菸不離手、笑看人世、洞悉人性、擁抱荒謬的性格大師

◆一九一三年生於北非阿爾及利亞,一九六○年於法國車禍驟逝。
◆一九五七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與沙特並稱為二十世紀法國文壇雙璧。
◆文學上為存在主義大師,哲學上提出荒謬論,政治上曾先後投入共產主義與無政府主義陣營。
◆著有小說《異鄉人》(L'Etranger)、《鼠疫》(La Peste)、《墮落》(La Chute)、《快樂的死》(La Mort heureuse)、《第一人》(Le premier homme);短篇小說集《放逐與王國》(L'exil et le royaume);文集《非此非彼》(L'Envers et l'endroit)、《婚禮》(Noces)、《夏日》(L'Ete)、《薛西弗斯的神話》(Le Mythe de Sisyphe)、《反抗者》(L'Homme revolte)、《札記》(Carnets);劇作《卡利古拉》(Caligula)、《修女安魂曲》(Requiem pour une nonne)、《誤會》(Le Malentendu)、《戒嚴》(L'Etat de siege)、《正義之士》(Les Justes)、《附魔者》(Les Possedes)等。

 

譯者簡介

顏湘如

美國南伊利諾大學法文系畢業,現為自由譯者。譯著包括《外遇不用翻譯》、《事發的十九分鐘》、《龍紋身的女孩》、《玩火的女孩》、《催眠》、《資身記者化身底層階級180天》、《龍紋身的女孩:最終解密》、《毒物》等數十冊。

鼠疫 (La Peste)

HK$100.00價格
  • 作者 | AUTHOR

    卡繆 Albert Camus

  • 出版社 | PUBLISHER

    麥田出版
  • 書號 | ISBN

    9789861737522

  • 出版日期 | PUBLICATION DATE

    2012/04/06

  • 出貨地 | PLACE OF DEPARTURE

    台灣

  • Head Hole Facebook
  • Head Hole Instagram
  • Telegram
  • Whatsapp Head Hole
  • Spotify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