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世界第一本,日本電影配樂大師久石讓自傳式語錄!

這是日本電影配樂大師久石讓的紙上音樂札記!

 

  這也是久石讓與所有創意人分享他的音樂夢之書,完整地集結了作曲家的生活智慧與創意美學實踐,字字珠璣,是創意者的絕對首選!只有像久石讓有如此豐富多元的音樂創作經驗,才能把話說得如此簡短而精準,一針見血。不管是想要深入了解久石讓音樂的樂迷,或從事藝術創作工作的創意者,或者是想要進一步在生活和工作上發揮創意的一般讀者,久石讓的《感動如此創造:日本電影配樂大師久石讓的音樂夢》肯定會帶來很大啟發。

 

  一提起北野武和宮崎駿的電影配樂,有誰不知道久石讓的動人音樂?就像《《那年夏天,寧靜的海》、《奏鳴曲》、《勇敢第一名》、《花火》、《菊次郎的夏天》、《四海兄弟》、《玩偶》、《風之谷》、《天空之城》、《龍貓》、《魔女宅急便》、《紅豬》、《魔法公主》、《神隱少女》、《霍爾的移動城堡》裡的音樂,觀眾永遠難忘那感動肺腑,深深烙印在內心的美妙音樂旋律。國際著名作曲家久石讓一出手,他的電影配樂必定引起全球觀眾的囑目。

 

  是的,這就是久石讓的音樂魅力,他創作的音樂感動全世界。這種感動力甚至扣緊聽者的心弦,聞之無不激動流淚。


電影完畢後,音樂依然停留在觀眾的心坎上。因為我們不會忘記,這股震撼人心的強烈感動!


縱橫於中、日、韓、香港四地,久石讓不愧為「音樂大師第一人」!


因此,久石讓的音樂作品,不禁讓人產生好奇,為何他能保持源源不絕的創意?

 

  這本書,就是作曲家久石讓現身說法,第一次談論他身為作曲家與音樂創作的關係、如何捕捉創意,讓讀者通過文字更貼近他的想法和理念,看看這位專業音樂大師如何從生活細節裡得到靈感,發揮創意,進一步在琴鍵和五線譜上,實踐他的「感性」。北野武的《那年夏天,寧靜的海》、《奏鳴曲》、《勇敢第一名》、《花火》、《菊次郎的夏天》、《四海兄弟》、《玩偶》,宮崎駿的《風之谷》、《天空之城》、《龍貓》、《魔女宅急便》、《紅豬》、《魔法公主》、《神隱少女》、《霍爾的移動城堡》等電影每一首知名配樂誕生的背景,也盡在本書呈現。

 

因為這種感動,既是創意,也是創造,來自於本身的信心。原來,感動可以如此創造!

久石讓精采語錄:


──所謂的一流,即每一次都能夠發揮高水準的能力。
──作曲家如同馬拉松選手一樣,若要跑完長距離的賽程,就不能亂了步調。
──「關於創作這件事,重點在於感性。」
──身為一名創作者,抱持的態度是能不斷提出新構想,並且靠自己進行創作。
──作曲需要的是符合邏輯的思考,以及乍然閃現的靈感。

──符合邏輯的思考,依據腦中所累積的知識、經驗等等。曾經學過什麼、體驗過什麼,才能逐漸構成創作的血肉,這些都存在於邏輯思考的根本之中。

──誕生而出的作品要勝過人腦思考出的「好」,就是這麼一回事。如果順利掌握住那道閃現的靈感,做出來的曲子必定會成功。

 

| 目錄 |

第1章 與「感性」面對面
創造的態度∕何謂從事創造?∕不能流於情緒的起伏∕培養心的步調從生活調整做起∕並沒有存心討誰歡心而作曲子∕「說到久石先生,還真認真呢!」∕感性的心∕第一印象是重要的∕點子在無意識中乍現?∕超越頭腦所思考的美好的事物∕信心變化的瞬間∕抓住空氣的瞬間∕決斷的要點

 

第2章 鍛鍊直覺力
靠量而非靠質來拓展自己∕意想不到的啟示∕磨練感受力∕美好的音樂連譜紙都漂亮∕「不好意思」的自我限制∕看到杯子可以說花瓶嗎?∕另一個自己=第三者的腦袋∕最初的印象絕對正確──我的「三明治理論」∕直覺力招來幸運∕召喚直覺的連結∕失敗的原因一定在自己身上∕能夠拓寬廣度才能磨練知性

 

第3章 影像與音樂共存
真實感的某種手法∕虛幻中的真實∕黑澤電影中所見的高檔電影音樂∕喚起想像力的音樂∕以整體協調考慮構成∕《霍爾的移動城堡》──以一首主題曲貫穿∕以主題著手?還是以人物著手?∕世界觀決定最初的五分∕協同合作可以拓展自我的可能性∕專業的一分子,專業的自負∕導演的生理節奏∕節奏反映國情?∕作品的「人格」∕以音樂家的觀點所作的「四重奏」∕體驗導演後才了解的事∕電影是戲劇大樹

 

第4章 音樂的不可思議
音樂是記憶的開關∕戲劇和音樂互相扶持∕古典音樂為什麼創作了那麼多?∕輪迴漩渦中的自己∕輕音樂用韻律控制了世界∕新的挑戰∕作曲風格的變遷∕做為表現活動的鋼琴與指揮∕「你是世界第一」∕商品戰略vs.作家滿足∕直覺開發的優缺點∕第一個聽眾是自己本身

 

第5章 日本人與創意
傳統樂器是神祕高人∕從亞洲一分子的立基點出發∕縈繞著世界唯一的五弦琵琶∕不善創意策劃的日本人∕把傳統傳承給後世的再生術∕重排的口令一下,一起向右看齊∕提升實質的勞動率∕所謂「作音樂」∕「你想要傳達什麼」比做得高明巧妙還重要∕「道」是日本人的本質具有的∕如果想要讓小孩上進∕再也不要有無表情的小孩∕養成自己的生產力

 

第6章 解讀時代之風
來自亞洲之風∕「惡霸」美國∕韓國電影界熱力所及∕混沌的亞洲力量∕以亞洲做主題∕一個人的陷阱∕身為活在現代的作曲家∕不枯竭的創造泉源

 

| 內容節錄 |

●「久石老師真是位中規中矩的人啊」
從事創作或藝術表現的人,其特立獨行之處會被視為是有個性,即使與一般人的感覺稍有出入,還是能夠被接受。

「看吧,那個人是位藝術家,所以……」

身為社會的一份子,即使某些部分稍微脫離常規,衝著這句話,大家還是可以認同。

有次我在錄某個廣播節目時,邀請到養老孟司教授上節目。在該節目中,我也負責主持的工作。那天我與養老教授聊到一個非常耐人尋味的話題:「許多畫家的個性都很古怪,但這是有原因的。」

根據養老教授所說,在任何時空座標軸中所創造的作品,全都具備著邏輯性的構造。這是什麼意思呢?舉例來說,語言如果只有「A」一個字母,根本沒有任何意義。如果把字母連接起來,像是「ABCDE」或「APPLE」,才會產生意義。書的內容也是按照文字、詞語、章句,以及文章脈絡等因素連貫而成。

音樂也是如此。如果只有「Do」一個單音,並不具備任何意義。如果不是像「Do Mi So」這樣將單音連貫一起,就無法構成音樂。

電影也是靠著連貫一幕幕的影像畫面而產生意義。

換句話說,無論是音樂、文學,或是電影等等,只要是在時間流逝下產生的作品,就都具備邏輯性的結構。

相較之下,繪畫作品呈現出的內容,在看到的那一剎那就能理解。繪畫具備瞬間表現世界的力量。由於不需透過時間流逝來呈現內容,相對地在理解時所直接訴諸的點乃是感覺,而非邏輯性的結構。因此,畫家無論是思考或行動,往往強調的是感性部分。

經過養老教授這麼一提,好像真是如此。即使脫離常規,也要生活得無拘無束、離經叛道,這種人多半從事美術相關工作,例如把自己耳朵割掉的梵谷等人。話雖如此,在音樂家之中,也有一說是華格納曾罹患過神經性梅毒,這則傳聞是否屬實就不得而知了。

養老教授對我表示:「所以大部分音樂家的思考都有著邏輯性,而久石老師也真的是位中規中矩的人啊!」養老教授說這句話時,是因為看到我當主持人時,能夠確實按照時間進行節目的緣故嗎?這點我並不清楚。不過,由話中的前後關係判斷,我認為當時養老教授的這句話是對我的一種讚美。

不過,對於從事創作的人而言,「中規中矩」這個字眼有時也會變成一把恐怖的利刃。

假設委託作曲的電影導演,要聽我作好的曲子時,我對他說:「這次作品的主題就用這首曲子,您覺得如何?」

導演如果對我說「很中規中矩!」我會不由自主感到惶恐。這句話的意思就等於是:「沒有爆點,缺乏創意啊!」

中規中矩其實是一體的兩面。

 

●感性的含意
「關於創作這件事,重點在於感性。」然而,所謂的感性究竟是什麼呢?

日本人單純憑著模糊不清的印象,似乎將「感性」一詞想得過於重要。即使不清楚這個詞的內涵為何,卻認為無論如何就是要重視,並將其擺在崇高的位置上加以膜拜。結果反而讓人誤以為日本人從頭到尾都不懂這個詞的實際內涵。

冷靜地分析、整理「感性」一詞涵蓋的內容,得出的結果當然也包含個人所具備的感覺。不過可以想見,更重要的是感覺所依據的基礎,其實是每個人本身過去所累積的點滴。

身為一名創作者,抱持的態度是能不斷提出新構想,並且靠自己進行創作。但是,我在創作樂曲時,事實上是靠著我過去的經驗、知識,至今為止接觸過、聽過的音樂,以及身為一名作曲家,在這一路走來所學到的方法和思考過的事情,創作出的樂曲就是源於這些過去的累積。自己體內有著這些不同類型、一路培養出來的基礎,因此我才能從事創作活動。

如果我過去不曾學過古典音樂,或是沒有受到極簡音樂的影響,創作出來的音樂形式大概會和現在截然不同。

「創作是感性的行為,是創作者的心智活動。」對於創作者而言,如此大言不慚的主張的確比較體面。可惜光憑個人的感覺,想從無到有完成所有創作,根本就是天方夜譚。

所以說,我創作時所依據的並非意義模糊不清的感性。

作曲需要的是符合邏輯的思考,以及乍然閃現的靈感。

符合邏輯的思考,依據腦中所累積的知識、經驗等等。曾經學過什麼、體驗過什麼,才能逐漸構成創作的血肉,這些都存在於邏輯思考的根本之中。

百分之九十五左右的感性不就是這些東西嗎?

換句話說,依據這種邏輯去思考,無論何時應該都能創作出符合一定水準的作品。只要確實地完成工作,就能取得相對的成果,無關乎情緒好壞。

不過,即便如此,也不見得就能創作、作曲。關鍵因素在於剩下的5%。這部分指的就是創作者的感覺,即乍然閃現的靈感。這是創作者賦予作品原創性的特有部分,宛如調味料一般。這才是「創造力的關鍵」。

我認為創作的核心還是在於直覺。如果往這個方向發展,似乎可以做出什麼有趣的作品,這就是直覺引導而出的想法。是否能讓作品變得更棒,或是更具創意,直覺的敏銳與否乃是關鍵所在。

更進一步分析可以發現,將直覺磨練得更為敏銳的其實也是過去的經驗。所謂的創作,並無法清楚區分哪一部分具邏輯性、哪一部分是個人的感覺。創作是要結合體內所有的東西,在此混沌狀態中去面對的課題。

如果欠缺邏輯或是理性,就無法創作出讓人接受的作品;但即使完全經過思考整理過,也無法做出觸動人心的音樂。遇到無法藉由理性思考的部分,創作者會感到苦惱、煩悶,然後抱著全力以赴的決心,希望可以創作出些什麼東西。這時候,要摒除在意識中的主觀看法,例如,親力親為、預設的既定方向等人為想法。若能達到這個境界,我想就能創造出感動人心的音樂。

如前所述,我認為邏輯性與感性的直覺比重分配為95%與5%。不過,隨著所處的情況不同,我對於此比重分配也會產生變化。

如果覺得自己學得不夠,就必須要多看、多聽、多吸收不同的東西,累積經驗知識。深刻感受到這一點時,邏輯性的比重就會增加,我想「大概99%左右都會是累積的經驗所發揮的效果。」

另一方面,當自己進入作曲模式而感到苦惱時,內心的想法是:「靠著累積的經驗來創作,就完全不會感到痛苦。這時候重要的就是直覺啊!」因此,兩者的比重分配隨時都在產生變化。

如果能夠順利掌握核心,創作出來的作品就會具有說服力。

事實上,這並不是件容易的事。如何才能抓住靈感或是直覺啟示之類的東西?這問題困擾著任何一個人。我也可說是每天都為此而苦惱。

(未完待續)

 

| 作者簡介 |

久石讓,1950年12月6日出生於日本長野縣,日本國立音樂大學作曲科畢業。創作初期由現代音樂路線出發,1982年發行首張個人專輯《INFORMATION》,確立了自己不受音樂類型局限的獨特風格。

 

久石讓曾五度榮獲日本影藝學院最佳電影原著音樂獎,堪稱日本電影配樂的第一人。1984年,他為宮崎駿執導的動畫電影《風之谷》配樂,感動了無數心靈;之後相繼為多部賣座電影配樂,寫下許多膾炙人口、耳熟能詳,並且讓人感動至深的歌曲。代表作品有宮崎駿的《風之谷》、《天空之城》、《龍貓》、《魔女宅急便》、《紅豬》、《魔法公主》、《神隱少女》、《霍爾的移動城堡》等電影配樂,首首都讓人難以忘懷。他也曾為北野武導演的《那年夏天,寧靜的海》、《奏鳴曲》、《勇敢第一名》、《花火》、《菊次郎的夏天》、《四海兄弟》、《玩偶》等多部賣座電影擔任過電影配樂,名符其實是日本電影配樂界首屈一指的音樂大師。

 

1998年久石讓應邀擔任長野身障奧運綜合演出的音樂總監,2001年親自擔綱執導的電影處女作《四重奏》上映。近年來的配樂作品多見於中、韓兩國電影。2005年他以韓國最高票房紀錄電影《歡迎來到東莫村》一片獲得第四屆大韓民國電影大賞最佳音樂獎,成為首位榮獲該獎項的日本人。同年,他也跨越國界,為香港導演劉鎮偉的電影《情癲大聖》配樂。

 

2006年久石讓與香港著名導演許鞍華合作,為電影《姨媽的後現代生活》配樂,榮獲第27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原創電影音樂」。

 

2007年久石讓再度與韓國觀眾結緣,為韓國電視連續劇、由裴勇俊主演的《太王四神記》,擔任音樂監製。

 

2008年台灣感動上映的日本電影《心動奇蹟》(改編自桑原真二、大野一興的暢銷小說《山古志村的瑪莉和3隻小狗》),依然由作曲家久石讓擔任配樂工作,以富有大量感情的音樂,點綴這部真人真事改編、一個關於堅強生命的動人故事。

 

無疑的,今後久石讓仍會持續在世界音樂舞台上綻放耀眼的光芒。

 

| 譯者簡介 |

何啟宏,輔仁大學日文系、翻譯學研究所畢業,現為自由譯者及日文講師。譯有《惡女是這樣誕生的》。

 

感動,如此創造:日本電影配樂大師久石讓的音樂夢

HK$80.00價格
  • 作者 | AUTHOR

    久石讓

  • 出版社 | PUBLISHER

    麥田出版

  • 書號 | ISBN

    9789861733807

  • 出版日期 | PUBLICATION DATE

    2019/11/09

  • 出貨地 | PLACE OF DEPARTURE

    台灣

  • Head Hole Facebook
  • Head Hole Instagram
  • Whatsapp Head Hole
  • Spotify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