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現居香港的詩人北島,是當代中國最有名的詩人,也是世界最有名的中國作家,幾乎所有的作品都被翻譯為英法德日等語言。《歧路行》是詩人六十歲開始寫作的自傳體長詩。前後用了十一年,其間因中風失去語言表達能力,經過長時間的尋醫問藥才得以恢復寫作,詩寫作過程已充滿悲劇色彩。全詩三十四章,毫無疑問這是詩人爐火純青之作,也可以說是當代中國最重要的詩篇:一曲現代《離騷》。詩才令人欽佩之至,尋常白話有驚心動魄之效,生活質感與凌厲哲思噴湧如潮,步步驚險,氣象輝煌。

 

2010 年北島啓動長詩《歧路行》。這標題讓我想像他不願照例走愛倫堡《人·歲月·生活》比喻的「人的命運」之「棋路」而「迷途」於「歧路」的形象——所謂「和鬼魂們一起/在歧路迎接日落」。

——陳東東

 

《歧路行》誕生在香港別有意味⋯⋯遺憾的是隨著時代的變遷,香港的國際性和民主化已經日漸式微⋯⋯梳理一下作者、作品、香港這三者的關係性,我們也許會從《歧路行》裏挖掘出地緣政治與現代詩的某種角力與妥協,耐人玩味。

——田原

 

《歧路行》的開端敘事集中在第二至五章,一九八九年的北京和西柏林城市。為什麼是一九八九?⋯⋯《歧路行》有個悲切結尾。終曲第三十四章獻給香港。詩人在西方漂泊十幾年後,停泊在這離中國大陸最近的「特區」島嶼。

——朱濤

 

| 內容節錄 |

 

序曲

 

為什麼此刻到遠古 

歷史逆向而行 

為什麼萬物循環 

背離時間進程 

為什麼古老口信 

由石碑傳誦 

為什麼帝國衰亡 

如大夢初醒 

為什麼血流成河 

先於紙上談兵 

為什麼畫地為牢 

以自由之名

 

難道天外有天 

話中有話 

電有短路的愛情 

難道青春上路 

一張張日曆留下 

倒退的足印 

難道夜的馬群

奔向八方 

到天邊暢飲黎明 

難道江山變色 

紙上長城 

也是詩意的蒼龍

 

誰在聖人的行列中 

默默閱讀我們 

誰從鎏金的風鈴 

從帶血的鞭梢 

不斷呼喚我們 

誰用謊言的紅罌粟 

照亮蒼茫大地 

誰把門窗的對話 

賣給穿堂風 

誰指揮秋天的樂隊 

為小橋迎娶 

一盞幽怨的漁燈

 

哪兒是家園 

安放死者的搖籃 

哪兒是彼岸 

讓詩跨向終點

哪兒是和平 

讓日子分配藍天 

哪兒是歷史 

為說書人備案

哪兒是革命 

用風暴彈奏地平線 

哪兒是真理 

在詞語尋找火山

 

何時乘東風而來 

從沏好的新茶 

品味春天的憂傷 

何時一聲口哨 

為午夜開鎖 

滿天星星在咳嗽 

何時放飛一隻鴿子 

把最大的廣場 

縮小成無字印章 

何時從關閉的宮門 

從歲月裂縫 

湧進洪水的光芒

 

 

| 作者簡介 |

 

北島,趙振開,「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高尚是高尚者的墓誌銘」的作者。1949 年生於北京,現居香港。1978 年與朋友創辦《今天》文學雜誌並任主編至今,作品被譯為三十多種文字出版。

 

 

歧路行 (平裝)

HK$100.00價格
書到通知
  • 作者 | AUTHOR

    北島

  • 出版社 | PUBLISHER

    Thinker Publishing

  • 書號 | ISBN

    9789889945596

  • 出版日期 | PUBLICATION DATE

    2022/06